第二書包網 | 返回本書目錄 | 加入書簽 | 我的書架 | 我的書簽 | TXT全本下載

神醫傻妃 -第82部分

卻多了幾分不滿,憤憤地說道。
  蘭梅也是一臉的不解。
  “白公子先不要急嗎,我還沒有說完呢。”隱公子望向白逸辰,微微一笑,再次說道,“但是,這種花,卻是極為的霸道,不可隨意與其它的花放在一眼,因為,它的花香,與不同的花香混在一起時,會有不同的效果,有很多時間,會混出極大的毒性。”
  “有這種事?”白逸辰驚住,望向他的眸子中,卻帶著幾分不信,這世上真的會有這樣的花嗎?
  “自然是真的,這種花,就是在我們西域總共也只有兩株。”
  “那西域離這兒這么遠,遠水也救不了近火呀。”白逸辰的眉頭卻是微微的蹙起,就算那花真的那么神奇,可是它遠在西域,而且還是那般珍貴之物,也沒有辦法呀。
  “呵呵,”隱公子微微的輕笑出聲,“白公子太著急了,每次都不聽我把話說完,我來軒轅王朝的時候,恰恰就帶了一株。”
  白逸辰微微的驚滯,望向他的眸子快速的一閃,他來軒轅王朝,竟然會帶了那么一株花。
  若那花真像他說的那樣,可是能夠殺人于無形呀,這個人,城府實在是太深了。
  蘭梅更是完全的驚住,望向隱公子的眸子更多了幾分疑惑,他真的只是一個商人嗎?
  “我原本是想著,將那花帶來看看這邊的環境適不適合它的。”隱公子看到白逸辰的表情,自然不難猜出他的心思,遂再次云淡風輕的解釋著,不過至于白逸辰會不會相信,那就不是他的事了。
  “那,那會不會把人給毒死了。”蘭梅倒抽了一口氣,略帶驚顫的問道。
  “那要看把它跟什么花放在起了,若是你把它跟梅花放一起,毒攻其心,不出五日就會讓人斷氣,你若是把它與水仙放在一起,毒攻極腦,三日會讓人癡傻,半月亦可要人性命,但是,你若把它與茉莉花放在起,它不但沒毒,還會對人休有很大的好處,讓人越來越年輕。所以,這事,不能一概而論。”那隱公子再次長篇大論地說道。
  “那與什么花放在一起,會讓她小產,而又不會傷到其它人的性命呢?”蘭梅越聽越驚,忍不住再次問道。
  “現在是夏日,應屬玫瑰最合適,那毒性不大,對正常的人不會有太多的影響,但是對于那未成型的胎兒,肯定會有危害,不出七日,定然會讓她的胎兒流去。”隱公子微微思索了一下,然后一字一字慢慢地說道,這次,他的聲音中,也隱隱的多了幾分冷意。
  白逸辰的眸子卻是微微的一閃,眉頭下意識的輕蹙,若是真有這般的好辦法,為何不將軒轅燁一起消滅掉。
  只是,他知道,蘭梅肯定不會那么做,而他派進羿王府的人,自上次被軒轅燁發現后,便再也沒有機會混進羿王府,如今,羿王府戒備更是極為的森嚴,想要偷偷的進府,更是難上加難。
  現在也只能利用蘭梅了。
  要不然,他也不會那般的討好蘭梅了。
  現在,只要先將她的肚子里的孩子打掉再說了。
  “你確定不會傷到其它的人嗎?”蘭梅卻仍舊有些不放心,再次的追問道。
  “只要你不放錯地方,就不會有問題。”隱公子的眉角微微的一挑,淡淡的笑道。
  “蘭梅,這法子倒是好,既能達到目的,你也不會有危險,畢竟誰也不會猜到,是一株花害的她小產的。”白逸辰心知蘭梅心軟,遂再次一臉輕柔地說道。
  “恩,公子說的對,公子放心,我明天,就去找青竹,讓她將這花帶回府中,我以前陪太后去過羿王府,我記得,王爺的房間不遠處,就有一片玫瑰花。”蘭梅這次微微的點頭說道。
  “如此甚好,離睡覺的房間越近,效果就會越好,這種花的毒,一般都是晚上散出來的,白天倒是沒什么。”隱公子聽到她的話,再次說道。
  白逸辰的眸子中,也微微的漫過一絲冷笑,他絕對不會讓她生下軒轅燁的孩子,總有一天,他會把她奪過來的。
  她原本就應該是他的女人。
  第二天,蘭梅便約了青竹出來。
  青竹與她感情本來就極好,那些蘭梅的傷好了后,便突然的消失,她還找了她很久了,只可惜沒有找到她。
  如今,蘭梅竟然主動的約她,她怎么可能會不出來。
  青竹急急的趕到了蘭梅說的地方,看到蘭梅時,便急急的跑了過去,看到蘭梅沒事,她才放了心,但是卻略帶不滿地說道,“你這些日子都跑哪兒去了,我都擔心死了,還好你沒事。”
  “我很好。”蘭梅望向青竹時,也是一臉的欣喜,她對青竹的感情也是真的。
  “你去哪兒了?為什么會突然離開呀?”青竹再次追問道,當然青竹也沒有特別的意思,只是擔心她。
  “我是怕讓你為難,所以才會悄悄的離開的。”蘭梅微垂的眸子輕輕的一閃,低聲說道,畢竟是說謊,有些底氣不足。
  不過,青竹卻也并沒有太在意,以為她是真的怕她為難,遂再次說道,“你也知道,王妃不是那樣的人,她……”
  “好了,不說她了。我們難得見一面,不說那些傷心的事情了。”蘭梅快速的打斷了青竹的話,再次抬起眸子,望向她。只是,身子卻是微微的輕側了一下,將身后的那株花露了出來,可以讓青竹看到。
  “咦,這是什么花呀,好特別呀。”青竹自然看到了那花,不由的驚呼道,那花實在是太特別的,讓人無法忽略。
  “哦,這是一個朋友送給我的,說是有很多好處,甚至可以讓女人變的年輕,漂亮呢,我特意帶過來送給你的。”蘭梅見她主動的問起,便一臉輕笑地說道。
  “真的,送給我的?”青竹不疑有它,而且也只不過是一株花。
  “是呀,聽我那朋友說,他那兒的女子個個都年輕,漂亮,他送了我兩株,我留了一株,這株就送給你。”蘭梅很了解青竹,她知道,若是青竹知道這花太珍貴的話,絕對不會要的,所以才故意那么說。
  還故意說會讓女人變的年輕,漂亮誘惑她。
  有哪個女子不愛美呀,青竹就算不太相信,但是還是微微的有些動心了,更何況是蘭梅的一片心意,她也不會拒絕。
  “對了,你把它拿回去,把它跟玫瑰花放在一起,效果會更好的。”蘭梅見青竹心動了,便再次裝做隨意地說道。
  
125 她的霸道 她的男人就只能是她的
  “是嗎?”青竹的眸子仍舊望著那花,細細的觀看著,有些漫不經心地回道,也不知道有沒有聽清楚蘭梅的話。
  “我剛剛說的,你到底聽到了沒有呀,記得要把它跟玫瑰花放一起呀,那樣真的會讓你更年輕,更美麗的,你也老大不小了,也應該找個人家了。”蘭梅看到她的樣子,心中有暗暗有些著急,再次不放心地叮囑道。
  “哦,知道了。”青竹的眸子這次從那花上轉開,望向她,點頭答應著,不過,臉上卻仍舊有著幾分懷疑,“這世上哪有那樣的花呀,那人肯定是哄著你玩的。”
  “信不信由你呀,反正我感覺到是有用的,所以才會拿來給你的。”蘭梅微怔,隨即紅唇微翹,低聲說道,然后微微的靠近青竹,“你看,你看我的臉,是不是光滑了很多,是不是紅潤了很多。”
  青竹這才去注意到地的臉上,果然發現,那肌膚似乎比以前光滑了,細膩了,本來嘛,以前蘭梅在皇宮中,雖然太后還算和藹,但是卻也是每天提心吊膽的,心情無法放松。
  而現在,白逸辰可真哄著她呢,而且還有那激|情的滋潤,臉色肯定比以前好了很多。
  “沒有騙你吧。”蘭梅看到她那略略驚愕的表情,再次輕聲的笑道,聲音中也微微的多了幾會得意,再次故意微微壓低了聲音說道,“只要你聽我的,按我說的去做,你也會跟我一樣的。”
  “好吧,那我就拿回去試試。”青竹的眸子中,也多了幾分期待與向望,腦中不知為何突然閃過了速風的影子。
  她微微的一怔,不由的微微的搖頭,奇怪了,她干嘛想起他呀。
  蘭梅這次暗暗的松了一口氣。
  兩人便隨意的聊了一會,蘭梅便提出要回去,青竹也要照顧孟拂影,便也起了身,兩人一起離開了。
  青竹自然是向著羿王府的方向走去,而蘭梅卻是恰恰與她相反的方向。
  青竹在走出了一段距離后,卻突然的停下了腳步,雙眸微微的掃過了四周,然后快速的轉身,向著剛剛蘭梅離開的方向追去。
  今天,她總是感覺到蘭梅有些怪,上次蘭梅突然的消失,這么久沒有見,今天突然的約她出來,難道僅僅就是為了這一株花。就算這花真的有那么的神奇,這也有些不太合適呀,而且,她也很想知道,蘭梅離開后,現在住在什么地方?在做什么?
  也并不是她想要懷疑蘭梅,而是這所有的事情,加在一起,太過奇怪了,她總要查清楚了再說。
  她不由的加快了速度,走出了些許的距離,便看到了前面的蘭梅,此刻是在大街上,所以蘭梅的速度不快,就跟正常的人一樣。
  青竹也不敢離的她太近,畢竟蘭梅的武功比她要高出一些,萬一讓蘭梅發現了就不好了,所以,青竹,只是遠遠的跟著她。
  走在前面的蘭梅,倒是一點都不急,時不時的看著路邊的小東西,而且還買了一兩件,然后仍舊依著她那不緊不慢的速度向前走去。
  青竹微微的蹙眉,蘭梅倒是挺悠閑的。
  大約半個時辰后,蘭梅似乎也逛累了,這才微微的加快了腳步向前走去,青竹自然也在后面加快了速度。
  離開了喧鬧的集市,沒有了那些路人的掩飾,青竹便愈加的小心,也再次微微的拉開了跟蹤的距離。
  遠遠的看到蘭梅繞進了一個極為平常的巷子,然后走到一個比較偏僻,也有些落破的院子前,輕輕的推開了院門,走了進去。
  青竹微愣,等蘭梅進去,關了門后,才微微的向前,透過墻角向里面望去,里面,也是極為簡陋,但是,院子中,卻種了很多的花,特別是玫瑰花最多。
  而她在那玫瑰花從中,也看到了那株跟她手中的花似乎極為的相似的花。
  蘭梅剛剛說,這樣的花,別人送了她兩株,看來,倒是真的,只是那距離有些遠,她終究看的不太真切。
  蘭梅進了院子后,便一臉輕笑的為那些花澆水。
  青竹暗暗的呼了一口氣,看來蘭梅離開后,便自己租了這地方,住了下來,現在的蘭梅過的自由自在,比起以前要幸福多了。
  青竹看到蘭梅那一臉的輕笑,心中也多了幾分欣喜,她應該為蘭梅高興,雖然生活有些貧苦,但是畢竟不再受人使喚了。
  青竹悄悄的退了下來,然后才輕輕的離開,看來是她多心了。
  她這才拿著那花,快速的向著羿王府的方向走去。
  只是,在快要到王府時,看到了王府附近的醫館時,雙眸微閃,微微的掃了一眼自己懷中的花,這花實在是太特別,她以前從來沒有見過,不知道到底是什么花。
  現在主子可是懷了寶寶了,所以,她要小心點才行,先讓大夫看看,這花會不會有什么危害。
  想到此處,她便抱著那花,快速的走了醫館。
  “姑娘來了。”那大夫看到青竹,微微的笑道,青竹平時,也經常來這邊,所以這大夫認的她。
  “大夫好呀。”青竹也是熱情的跟他打著招呼,然后將懷中的花推到了他的面前,“大夫,你可認的這是什么花?”
  那大夫望到那花時,微微的愣住,端詳的半天,才微微的搖頭道,“我還真的沒有見過這種花呢。姑娘是從何處得來這花的?”
  “是一個朋友送的。”青竹聽那大夫也說沒有見過,眉頭下意識的微微蹙起,然后略帶擔心地問道,“那大夫能看出這花對人可有什么作用嗎?”
  蘭梅把這花夸的那么好,她總是不相信的,不過,若是這花有那樣的作用的話,大夫應該能看的出吧。
  大夫再次的細細的端詳著那花,細細的味著那花的味道,神情間,更加的多了幾分驚愕,然后有些不可思議的說道,“這花香極為的特別,有著一種靜心凝神的感覺,對人身極有好處呀。”
  “真的?”青竹聽到大夫也這么說,不由的欣喜的喊道,“若真是這樣,那我就拿回去,放王妃的房間里,王妃現在懷了寶寶,有時候會不免的急躁。”
  “恩,這倒是可以,這花放王妃的房間里,是極為的合適的。對王妃,對胎兒,都有好處。”那大夫也連連的點頭說道。
  話語微微的頓了一下,再次說道,“怎么?你們現在終于相信王妃是懷有身孕了,上次那位公子就是不相信這是真的,當時,我看他那么著急,還差點把他當成了孩子的爹了。”大夫望著青竹微微的搖頭。
  呃……
  青竹愕然,臉上微微的隱過幾分異樣,悶悶地說道,“就他那樣子,跟王妃?還真虧了你老這眼神。”
  說話間,聲音中似乎也帶著幾分異樣的郁悶。
  那大夫已經五十幾歲,看的事情多了,如今看到青竹的樣子,便也微微明白了些什么,不由的再次說道,“姑娘這話就不對了,要說那公子一表人材,英俊瀟灑,細心體貼,可是難得一見的好男兒呀?”
  青竹微愣,雙眸下意識的圓睜,望向大夫時,略帶錯愕地說道,“大夫,你跟我說是同一個人嗎?那說的真是那個冷冰冰的冰塊?”
  要說速風一表人才,她倒也能接受,本來速風就長的不錯,但是所謂的細心體貼,她還真是看不出。
  “呵呵,”那大夫微微的輕笑出聲,“我與姑娘說的應該是同一人,只是姑娘不曾留心,所以不曾發現他的優點呀。若是姑娘對他用心一些,自然就能發現了……”
  “我……我,我干嘛對他用心呀?”青竹的臉上不自覺的浮上幾分紅暈,聲音也微微的低了些許,多了幾分羞澀。
  “哈哈哈……”那大夫看到她的樣子,不由的大笑出聲,這丫頭,明明心中就已經喜歡那公子了,卻還死不承認,不由再次說道,“姑娘現在不用心,若是有人比姑娘先用心了,只怕姑娘到時候后悔都來不及了。”
  青竹平時就經常來這兒抓藥,她對人,一向都是極為的親切的,所以這大夫也是真的喜歡她的,真心的為她好的,要不然,斷然不會跟她講這些。
  青竹的臉上更多了幾分紅暈,頭也垂的更低了,略帶郁悶地說道,“你老一大把年紀的,怎么亂說話呀。”
  話一說完,便抱起那花,急急的離開了醫館。只是,那眸子中,卻微微的多了幾分異樣的光亮,神情間,似乎微微的有些恍惚。
  進了王府,一直向前走著,甚至都沒有注意到一路走過的人們。
  “咦,你在想什么,都不看路的。”速風遠遠的便看到她有些恍恍恍惚惚的樣子,便想過來看看她是怎么回來,只是,他都來到她的面前了,她竟然都沒有發覺。竟然就這么直直的撞向他的懷里。
  原本,他是想著就由著她撞到他的懷里來的,但是又怕她生氣,怕她難堪,便在她離他還有不到一米的距離時,出聲提醒著她。
  青竹聽到他的聲音,快速的回神,雙眸微抬,看到他時,臉上不由的再次漫過紅暈,而看到自己竟然就這么直直地站在他的面前,幾乎都快要貼到他的懷里了,臉上的紅暈便快速的漫開,直到脖根。
  “你這是怎么了?心不在焉的。”速風眉頭微挑,一臉疑惑的問道,她這個樣子,也太奇怪了吧,而雙眸微轉,看到她懷中抱著花時,更是不由的愣住。
  “你這是抱的什么花呀?”
  青竹原本有些難堪,不過聽到他提起這花時,倒是轉移了些許的注意力,低聲回道,“一種很奇特的花,聽說可以讓人變的年輕,漂亮的,而且大……”
  “呵呵……”速風卻是忍不住輕笑出聲,“這都相信,你們這些女孩子呀,就是異想天開,若是一株花就能讓人年輕漂亮,這世上就沒有老人,沒有丑人了,怎么,你是覺的你自己太丑嗎?其實我覺的……”
  “你?”青竹的眸子微微的圓睜,憤憤地望向他,就算他不相信,也不會這般的取笑她吧,這個男人還真是可惡。
  還細心,體貼?那個大夫,暈了頭,才說出那樣的話。
  “我丑不丑關你什么事呀。”青竹快速的打斷了他的話,再次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然后快速的轉身離開,看到自己手中抱著的花時,心中更多了幾分郁悶。
  不過,她也真是的,怎么就相信了那樣的話,平白無故的被他取笑。越想越是懊惱,便將那花,隨手的丟到了一邊的花叢中,也忘記了,去放到孟拂影的房間了,畢竟被速風這么一取笑,她就恨不得將這花快點丟了算了。
  剛剛,她已經不知不覺的走到了孟拂影他們住的院子。院子中,只有兩排茉莉花,聽說是以前柔妃娘娘來羿王府的時候,嫌殿下的院子里太過沉悶了,所以親自在路兩邊種了兩排茉莉花,剛剛青竹將那花隨手一扔,便恰恰扔到了那茉莉花邊上。
  “你別生氣呀,我不是故意的。”速風看到竟然生氣了,不由的急急的喊道,但是青竹卻如同沒有聽到般,快速的向前走去。只留下速風暗暗的懊惱,為何他每次都是想要逗她開心的,結果,卻是每次都惹她生氣呢?
  此刻,孟拂影去了皇宮還沒有回來,軒轅晴也跟著一起進宮去給太后請安了。
  “晴丫頭,聽說,你明天就要離開京城了。”和壽宮內,太后望向軒轅晴的眸子中,帶著明顯的的不舍。
  “皇奶奶,要說她前幾天就該走了,讓她多在這兒賴了幾天,應該算是不錯了。再讓她住下去,王府還不知道要被鬧騰成什么樣子呢。”孟拂影看到太后的不舍,半真半假的笑道。
  “什么?感情你是恨不得快點趕我走呢?”軒轅晴聽到她的話,憤憤地瞪向她,氣鼓鼓地說道。
  “哈哈哈……”太后不由的大笑出聲,“要說,你這丫頭的確還太鬧了,以前在皇宮中倒還好,現在怎么就像是只猴子轉世似的。”
  這軒轅晴原本就好玩,以前,在皇宮中畢竟有著很多顧忌,不敢太過肆意,但是現在出了皇宮,今天在羿王府,孟拂影事事順著她,東方朔更是極為的寵著她的,還真的快讓她翻上天了。
  “皇奶奶也跟著七嫂打趣晴兒。”軒轅精紅唇微撇,不過在太后的面前,倒也不過放肆,只是略帶不滿地說道。
  “呵呵呵,皇奶奶不是打趣你,皇奶奶是在為你擔心呢,你若是到了北源國,這性子可千萬要收斂點,不能讓北源國的人笑話了,更不能讓皇上與皇后不滿呀。”太后說到此處時,臉上便也多了幾分擔心。
  “皇奶奶放心,這個晴兒自有分寸的。”軒轅晴的眸子微微的一閃,自然明白太后的心意,但是聲音中,卻也是多了幾分擔心。
  “只是,不知道,那北源國的皇后是什么樣的人?而皇上的那些妃子中不知道有沒有……”她在這皇宮中,深知皇宮中的險惡,以前在自己的家里,有父王與太后護著她,倒也沒什么事,但是去了別人的國家,就不好說了。
  “放心吧,那皇后是一個極為和藹,極為善良的人,她一定會很喜歡你,也一定會真心的對你,不會委屈了你的。”孟拂影看到她臉上的擔心,不由的略略含笑地說道。
  “七嫂,你怎么知道了的?難道你見過北源國的皇后?”軒轅晴微驚,快速的望向孟拂影,一臉錯愕地問道。
  “是呀,拂兒,你是怎么知道的?”太后也是一臉的不解。
  “拂兒先前逃婚的時候,去過北源國,見過北源國的皇后,當時皇后身體不適,是我幫她醫好的,接觸過些日子,所以了解。”孟拂影再次慢慢的說道。
  “真的,還有這種事?”軒轅晴雙眸愈加的圓睜,臉上更多了幾分錯愕,“七嫂,你真是太厲害了。”
  “原來如此,聽影丫頭這么說,皇奶奶也就放心了,影丫頭看人,是不會錯的。所以,晴丫頭,你也可以放心了,只要小心點,不犯錯就是了。”
  太后也不由的松了一口氣,微微點頭說道。
  “可是皇奶奶,就算那皇后是好的,但是皇上的那其它的妃子,只怕不見的個個是好的呀。”軒轅晴卻仍舊有些擔心,皇后做事,畢竟還是有些顧及的,更何況,皇后可是東方朔的生母,也不可能會害她。
  怕就怕那些其它的妃子。特別是在想起柳妃做的那些事情,心中更是忍不住的害怕。
  “這一點,你大可放心。”孟拂影的唇角微微一挑,再次說道,“北源國的皇宮,只有皇后一個女人,皇上癡情,從不讓其它的女人進宮。”
  “真的?”軒轅晴這次,更是完全的驚住,一雙眸子也是極力的圓睜,難以置信的驚呼道,“天下真的有這般癡情的男人?”
  若是一般的男人,倒也罷了,但是那可是一國之君呀,竟然這一生,就只有皇后一個女人?
  “這一點,皇奶奶以前,倒也略有所聞,只是不曾當真,沒有想到,竟然是真的,這皇上,當真是難得一見的癡情男子呀。”太后也是一臉的驚愕,微微的嘆了一口氣,低聲說道。
  聲音中,帶著幾分羨慕,也帶著幾分向望,做為一個女人,誰不希望,自己的男人只愛自己一個呀。
  “是呀,這份癡情真的是極為的難得,所以晴兒你大可放心,你去了北源國,不會有人害你的,更何況有東方朔在,也不可能會讓任何人傷害你,而且,癡情也是遺傳的,皇上那般的癡情,東方朔對你,也會是一樣的癡情的。”孟拂影再次慢慢的說道。
  她看的出東方朔對軒轅晴的感情,她知道,東方朔是真心愛著晴兒的,所以,晴兒嫁過去,一定會幸福的。
  “若是那樣,就真的太好了,其實,我也不敢指望他這一輩子只有我一個女人,只要他不要忘記我,我便知足了。”軒轅晴畢竟是這古代的女子,深受這古代的思想的影響,覺的,那是一種奢望。
  “你這丫頭,說的什么話,他是你的男人,就只能是你的,絕對不能允許其它女人的出現。”孟拂影聽到她的話,雙眸卻是猛然一睜,略帶懊惱地說道。
  她的觀點就是如此的,在這個古代中,其它的人,她管不了,但是軒轅晴的愛情中,她也不希望有第三者,畢竟那樣不管怎么樣,都是對軒轅晴的傷害,所以,她現在就不能讓軒轅晴有那樣的想法。
  “影丫頭,不得亂說。”太后聽到她的話,便急急喊道,“自古一來,男人三妻四妾都是正常的,更何況東方朔身份特殊,將來極有可能會是北源國的皇上。”
  “太后,這話拂兒就不同意了,別人的事情,我不管,但是我的夫君,就不能有其它的女人,不管他是什么身份。”孟拂影卻不滿的反駁了太后的話。
  “呃,”軒轅晴暗暗的吞了口口水,“七嫂,這也未免太,太霸道了吧。若真是如此,那他可能會厭惡,可能會……”
  “若他是真心的愛你,就絕對不會厭惡你。對他的這一方面的霸道,反而會高興,而他若并非真心愛你,就是你對他再百依百順,他照樣會厭倦了你。”孟拂影望向軒轅晴,再次一臉嚴肅地說道。
  她必須要讓軒轅晴明白這個道理。
  “那若是七哥有了其它的女人呢?”軒轅晴暗暗的呼了一口氣,小心地問道,卻隨即連連的解釋著,“當然,我只是假設。”
  孟拂影微怔,眸子中,也微微的隱過一絲異樣,唇角微動,低聲道,“若真是那樣……”
  “不會有那種可能。”只是,恰恰在此時,軒轅燁卻走了進來,快速的打斷了孟拂影的話,他不聽,都知道她的答案,所以,他才不會讓她說出那樣的話來。
  “七哥。”軒轅晴看到走進來的軒轅燁,微愣,神情也多了幾分緊張,沒有想到,竟然讓七哥聽到了。
  “晴兒,拂兒說的對,他是你的男人,就是你的,跟其它女人沒關系。”軒轅燁這話更加的強大,直接的把話說絕了,跟其它的女人沒關系!呵呵,的確如此,既然是她的男人,自然是跟其它的女人沒關系了。
  孟拂望的眸子直直地望向他,帶著幾分贊賞而滿意的輕笑,不愧是她的男人。
  “七哥,我明白了。”軒轅晴微微的點頭應著,是呀,既然七哥能夠只愛七嫂一人,為何,她不能要求東方朔只愛她一個呢。
  好,就這么說定了,以后,絕對不能讓東方朔被其它的女人誘惑了。
  “你們呀。”太后微微的搖頭,輕聲嘆道,“哎,現在的年輕人呀。”
  不過,此刻她倒沒有再去說她那些什么規矩,兒孫自有兒孫福,她又何必去操那個心呢。
  第二天,東方朔迎親的隊伍便準備出城,孟拂影與軒轅粉將軒轅晴送了出來,雖然舍不得,但是這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呀。
  “七嫂,我今天走了,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再見到你。”軒轅晴緊緊的抓著孟拂影的手不松手,恨不得直接的將孟拂影給拽進馬車中。
  “放心吧,會有機會見面的,七嫂有時間了,會去北源國看你的。”孟拂影微微的笑道,這丫頭,似乎明些緊張。
  “真的,七嫂說話可要算話呀,一定要到北源國來看我呀。”軒轅晴聽到她那話,便一臉興奮地說道,生怕她會反悔了。
  “好,好,我一定會去的。”孟拂影略帶無奈的輕笑道。
  “我說,你們說完了沒有呀,要不然,真接把她也一起帶去北源國得了,我們北源國養的起……”東方朔看到兩人都話別了近半個時辰了,還沒有走到馬車前,雖然他也明白軒轅晴的不舍,但是看著這天色實在是不早了,若再拖延下去,只怕今天就不要想走了。
  只是,軒轅燁聽到他的那話,臉色卻是微微的一沉,隨手扯了一片樹葉,便快速的扔向東方朔。
  “軒轅燁,你也太狠了吧,我還沒成親了,你就想要害死我呀。難不成,你想讓你那妹妹變成……”東方朔快速的避開,哇哇地叫著,突然意識到自己的話好像有些過了,軒轅晴還在場了,便將后面的有話,硬生生的咽了回去。
  軒轅晴愣了愣,然后才松開了孟拂影,低聲道,“七嫂,我走了。”
  說話間,便也微微的轉身,走向了馬車,只是,臉上,似乎有著幾分異樣的神情。
  因為路途遙遠,東方朔準備了極為華麗,極為舒適的馬車,這樣,軒轅晴一路上也就不會太累了。
  東方朔見軒轅晴終于上了馬車,便也瞪了軒轅燁一眼,跟著上了馬,迎親的隊伍,這才開始向著城外走去。
  出了城,走了些許的距離,東方朔便下了馬,進了馬車,本來這馬車就極大,可以裝幾個人,而且這一路上太過遙遠,他也不打算一直騎馬。
  軒轅晴看到他進來,只是微愣了一下,并沒有說什么,東方朔便一臉嘻笑坐在她的身邊。
  軒轅晴暗暗的呼了一口氣,倒是并沒有趕到,只是微微的轉過眸子,望向他,思索了片刻,然后慢慢的開口道,“東方朔,我有件事,想要跟你說。”
  她的聲音并不是很大,而且還微微的帶著幾分緊張,只是,態度中,卻帶著幾分異樣的堅定,七嫂再三的跟她說,這件事情上,她不能有半點的妥協,一定要堅持,否則將來受傷的肯定會是她。
  七嫂還跟她說,要求自己的男人,對自己忠誠,始終如一,是一件極為正常的事情,一點都不過分,女人,不能太懦弱。
  “什么事?”東方朔眉角微挑,略帶疑惑的望向她,這剛剛出了城,她到底是有何事跟他說,而且還是這樣一副嚴肅的樣子。
  軒轅晴再次暗暗的吸了一口氣,壓下心中的緊張,望向他的眸子中更多了幾分堅定,紅唇微啟,再次一字一字地說道,“東方朔,你既然娶了我,就不能再有其它的女人。”
  她終于將這話,完整的說了出來,但是,直直地望著他的眸子中,卻更多了幾分緊張,不知道,他會如何回答她。若是他說她是妄想,說她太霸道,那她要怎么辦呢?真的如同七嫂說的那樣,瀟灑的離開嗎?
  東方朔聽到她的話,卻是完全的驚住,臉上嘻笑也是不由的滯住,一雙眸子,更是直直地望著她,但是唇角卻是微微的抿著,并沒有說話。
  沒有聽到他的回答,軒轅晴的心中微微的多了幾分失望,看到他完全呆愣地望著她,更多了幾分懊惱,不由的再次說道,“東方朔,你是我的男人,就只能是我一個人的,你若是有了其它的女人,那我就……”
  七嫂先前,好像也是那么對七哥說的,七哥不但不生氣,似乎還很開心,很高興的樣子。
  七嫂說,那是因為七哥是真心愛著她的。
  那么現在,她也想看看,東方朔對她的愛,有幾分真?
  “你就怎么樣?”東方朔的臉色微沉,雙眸微瞪,聲音中微微的帶著幾分怒意。
  軒轅晴怔了怔,他的反應與七哥似乎差太多了,難道他根本就不是真的愛她的嗎?想到此處,心中不由的多了幾分沉痛,微微的垂下眸子,低聲說道,“那我就一個人離開。”
  “休想。”東方朔卻突然的低吼道,然后快速的將她攬入懷中,再次鄭重地說道,“我不會讓你有這樣的機會的。”
  說真的,剛剛他的確是被她的那句突然的話給驚住了,萬萬沒有想到,她會說出這樣的話,但是,驚愕過后,心中卻是漫過明顯的欣喜。
  她這般的要求他,便證明,她的心中是在意他的,是愛著他的,因為愛他,所以不允許其它的女人靠近他。
  沒有想到他的女人,對他也有了這種霸占的欲望,正如他對她一樣的。
  只是,聽到她說離開時,他的心猛然揪起,不由的怒吼出聲。
  “你的意思是,到那時候也不讓我離開嗎?”軒轅晴聽到他的吼聲,微微的一驚,心再次一沉,略帶傷心地說道。
  “是,既然你嫁給了我,這輩子,就是我的女人,我豈能讓你離開。”東方朔攬著她的手,微微的緊了一緊,再次霸道地說道。
  只是,這次的聲音中已經多了幾分輕柔,臉上,也多了幾分笑意。只是,被他攬在懷里的軒轅晴并沒有看到。
  “但是,你若是有了其它的女人,難不成讓我眼睜睜的看著你的跟其它的女人親密,我……”軒轅晴的眸子慢慢的垂下,臉上也多了幾分明顯的傷痛。
  現在,只是想到那種可能,她就忍不住的心痛,她突然明白了,七嫂說的很對,若到時候,東方朔真的有了其它的女人,她真的會很傷心。
  “傻瓜,誰說我會有其它的女人。”東方朔微微的嘆了一口氣,然后抬起她的臉,輕輕的劃過她的鼻子,略帶無奈地說道。
  軒轅晴的雙眸微閃,等到反應過來時,唇角不由的扯出一絲輕笑,“你的意思是,你這一輩子,不會再有其它的女人了?”
  “只是你,我就用了三年的時間才娶回來,就夠麻煩了,我還真的沒有那個精力再去找另外的……”東方朔的臉上再次漫開平時那痞痞的輕笑,半真半假地說道。
  “你的意思是說我很麻煩嗎?”軒轅晴微愣了一下,然后略帶懊惱地說道,但是心中,卻是漫過幾分甜蜜。
  “你,的確是太麻煩了點。”東方朔故意的思索了片刻,然后一臉認真地說道。
  “東方朔,你?”軒轅晴氣結,這個男人現在,就嫌她麻煩了。
  東方朔看到她真的生氣了,完全的將她攬入了懷中,唇微微的靠近她的耳邊,一字一字慢慢地說道,“不過,不管多麻煩,都是我東方朔這一輩子唯一認定的女人。”
  說話間,他的唇快速的吻向她,堵住了她那張滿是問題的小嘴,他不介意用行動來向她表示。
  “……嗚……”軒轅晴驚住,下意識的驚呼出聲,但是那聲音,卻突然的被他噙在了嘴里。
  只是,想著他的話,唇角卻是情不自禁的綻開幾絲輕笑,雙眸也慢慢的閉上,沉醉在他的溫柔中。
  馬車繼續前進,馬車內的卻是變的越來越熾熱,那纏綿的吻,不斷的深入,升溫。
  軒轅燁帶著孟拂影回到王府。
  “走,我先送你回去休息一會。”軒轅燁攬著孟拂影慢慢的向著房間走去。
  走進院子,孟拂影的雙眸微轉,不由的低聲驚呼道,“咦,這是什么花?,我以前怎么沒有看到過呀?”
  軒轅燁順著她的目光望去,看到那株花時,也是微微的僵住,“是呀,這花是怎么回事?”
  昨天,青竹因為惱怒速風,所以,便隨意的將它扔在了一邊,可能那時也是因為速風會再次笑她,所以,她扔在了里面,那花雖然特別,但是卻很小,所以,若是不去注意,但是看不出什么。幾乎都被那花葉遮住了。
  “回殿下,王妃,那是青竹昨天帶回來的。”跟在身后的速風連連說道。
  “哦,原來是青竹帶回來的。”孟拂影聽速風說是青竹帶回來了,便也沒有多想了,只是,看到那花實在是特別,便慢慢的蹲下身子,將它拿了起來,輕聲道,“這花真是獨特,也不知道青竹是從哪兒弄來的?”
  “呵呵,”速風不由的輕笑出聲,“只怕是被那大街上賣花的給騙了,她昨天還說,這花能讓人變的年輕,漂亮呢。”
  速風的臉上,也是漫過幾絲淡淡的輕笑,有著一種異樣的輕柔,特別在說青竹的名字,話語中更有著幾分異樣的感覺。
  孟拂影微微的轉眸,望向速風,看到他臉上的表情時,微愣,隨即眸子中隱過一絲輕笑,平時的速風,一直都是冷冰冰的,除了軒轅燁吩咐的事情,他根本就不會去在意其它的事情,更不會在意其它的人,如今對青竹,似乎有些異樣呀?
  這倒是一件好事呀,看來,她應該找個機會,去試試青竹的意思,若是青竹那丫頭也有意的話,她就想辦法幫兩人撮合一下。
  心中想著這件事,便也沒有太過注意那花了,便再次彎下身,將那花重新放回了茉莉花叢中。
  軒轅晴走了,軒轅澈的勢力也已經完全的瓦解了,而且,軒轅澈從此也沒有再出現過。
  接下來,軒轅燁與孟拂影,倒是過了幾天相對悠閑的日子。
  不過,孟拂影便也開始專心的打理生意上的事情,她讓飛鷹準備的那些店子,都已經裝修好了,伙計也都請好了,接下來,就可以擺上那些她生產出來的新產品了。
  不過,這事,也不能太著急,畢竟有些店子太遠,要將那些東西都運過去,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現在,軒轅燁似乎也不怎么管朝中的事情了,也在將手中的事情,慢慢的轉移給二王爺,雖然軒轅燁沒有說,但是孟拂影卻是發覺了,心中不由的暗暗欣喜,看來,軒轅燁是真的想要放棄這王位,想要跟她去過那自由自在的生活。
  那他們以后可以一起管理生意上的事情,所以,孟拂影也不怎么著急。
  七天后。
  “這到底怎么回事?不是說七天后就一定會有效果的嘛,如今,怎么一點消息都沒有。”白逸辰在書房中,對著隱公子說道,雙眸望向蘭梅時,也帶著明顯的怒意。
  “若是?br />免費電子書下載https://www.ShuBao201.COM

Readme:第二書包網www.tfixal.live)為大型中文TXT小說電子書在線分享平臺,無需注冊即可下載,為網友免費提供各類電子書籍在線閱讀和TXTh小說下載!
本站僅收錄TXT格式的電子書,確保了絕對的無病毒,本站的所有電子書讀者都可以放心下載閱讀。本站拒絕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電子書,請讀者不要上傳此類書籍,一經發現將立即刪除。版權聲明: 本站所有電子書均由網友自行上傳共享,與本站立場無關,如無意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系管理員E-mail:[email protected]




{elapsed_time}
湖北11选五基本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