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書包網 | 返回本書目錄 | 加入書簽 | 我的書架 | 我的書簽 | TXT全本下載

繼室謀略-第68部分

相信任何人都有可能加害我,惟獨她們不可能,誰曾想,正是我無條件信任的人,在背后捅了我的刀子!”
  活了兩世,因為前世的經歷,除了夏若淳,她從沒有對任何人像之前對傅城恒那樣,近乎是毫無保留的敝開自己的心扉過,她以為她終于找到了自己的幸福,為此她不知道多少次在心里感謝上蒼,給了她這么大的福氣。
  卻不知道,這份福氣原來是裹了砒霜的蛋糕,外表瞧著鮮艷奪目,美味可口,實則卻包藏劇毒,一旦她吃了下去,便只會死無葬身之地!
  138
  一席話,說得傅城恒先是驚愕,繼而是懊惱,再是悔恨,最后才化作了滿臉的痛楚。他沒有想到,孔琉玥自己竟然也背著他吃了藥,如此大劑量的藥吃緊進她腹內,正如她所說“是藥三分毒”,那豈不是意味著,她這輩子都極有可能不會有自己的孩子了?
  傅城恒五內懼焚,已說不清楚自己是什么感覺。
  偏生又聽得孔琉玥似遠在天邊,又似近在耳畔的聲音響起,“……傅城恒,我們和離罷!”
  傅城恒瞬間爆發了,逼上前幾步近乎是野蠻的將她拉進了自己的懷里,力道大得恨不能將她嵌入自己的血肉甚至是骨頭里,啞聲嘶吼道:“我不同意,我不同意,我死也不會同意的!”
  語氣隨即又軟了下來,“玥兒,就當我求求你,千萬不要再說這樣的話好不好,我已經知道錯了,我已經后悔得恨不能殺了我自己,我求求你,不要離開我好不好?我知道我給你吃藥不對,可你也背地里吃了藥啊,就當我們扯平了,我們把過去的這些都忘掉,我們重新開始好不好?玥兒,我求求你,求你看在我們往日的情分上,就原諒我這一次,不要離開我,好不好,我發誓以后一定會好好待你,任何事情都再不隱瞞你了,好不好?”
  活了將近二十七載,傅城恒還從沒像此刻這般卑微的求過人,但只要能留住孔琉玥,只要能讓她收回剛才那句話,他就是死,也是心甘情愿的!
  只可惜孔琉玥是真的寒了心。
  她掙不脫傅城恒的懷抱,只得任由他抱著,然后冷冷說道:“是啊,你給我下了藥,我也給我下了藥,我們是可以算扯平了,所以,我們和離罷!”
  忍了忍,還是沒忍住悲憤的說道:“你竟然還有臉跟我說‘看在往日的情分上’,那你給我下藥時,可曾有想過往日的情分?我不怪你一開始給我下藥,我說了那是人之常情,換作我我也可能會那么做,但之后呢?之后那么長一段時間內呢?你就算做不到跟我把話挑明了說,你總可以給我停藥罷?可你是怎么做的?依然對我下藥!你怎么可以一邊跟我恩恩愛愛的過日子,一邊卻算計我,給我下藥?你怎么能夠?你難道不會覺得愧對于我嗎?”
  說著忽然想到那次去尹府,知道霍氏有了身孕回來的途中,她還曾跟她感嘆以后要生個女兒,因為女兒是父母貼身的小棉襖,那時候他一定在心里看她的笑話兒,暗想別說女兒,就連個蛋她這輩子都別想生出來罷?枉自她前次見韓青瑤時,還跟她說等過完年她就停藥,以后順其自然,皆因她心里已經很想能有一個屬于他們兩個的結晶!
  如今想來,她當時是多么的可笑,又是多么的可憐!
  傅城恒被問得說不出話來,是啊,他怎么可以一邊跟她恩恩愛愛的過日子,一邊卻算計她?她是他的枕邊人,給了他無限快樂和希望的妻子啊,他怎么可以那樣算計她?他真的是被豬油蒙了心,真的是該千刀萬剮!
  又聽得孔琉玥冷冷笑道:“……是不是在你眼中,只有封夫人才是你的妻子,只有大姑娘和三少爺才是你的孩子,后面的蔣夫人和潔華母女都不是?你算計蔣夫人,害得她年紀輕輕便香消玉殞,還對潔華那般冷淡,就因為你怕潔華是男孩兒,會影響到三少爺的前程!你既然這么害怕,為什么又要娶她,為什么又要娶我?何不干脆就再也不要娶妻,那樣不就再沒人能威脅到三少爺了呢?你只當人人都會覬覦永定侯世子之位,何曾想過難道蔣夫人就是真的愿意嫁給你,而是又是真的愿意嫁給你?既然你原本就不想娶我,而我一開始也不想嫁給你,不如現在就還彼此一個自由罷,也省得以后再兩相生厭!”
  “不是的,玥兒,我當初或許不想娶蔣氏,但是我是真的想娶你的,”傅城恒滿心的慌亂,已經有些語無倫次,“我也沒有算計蔣氏,我只是幾乎不去她屋里,一旦去了也一定給她喝避子湯罷了,誰知道她竟然背著我換掉了避子湯,然后有了身孕……我心里是不高興,但虎毒尚且不食子,我又怎么可能算計她?我只是待她有些冷淡罷了,誰知道她就以為我不想要那個孩子,遲早會讓她打掉,然后不等足月,就早早催了產,我真的沒想到……玥兒,我是真的想娶你的,也是真心想跟你過一輩子的,我知道我這次是大錯特錯了,求你就原諒我這一次,我們再重新開始,好不好?”
  孔琉玥神情木然的搖了搖頭:“不可能了,我沒有辦法再跟一個時刻算計我的人同床共枕下去了,甚至連同處一個屋檐下都做不到了!你就放過我罷,反正憑你的權勢,多的是大家小姐愿意嫁給你,你就放了我罷,省得我們再繼續兩相生厭,夫妻做不成,連朋友也做不成,只能做敵人了!”
  頓了一頓,“不過,還是要給你一個忠告,等你再娶了新妻子以后,記得千萬要事先跟她把話說清楚,要征得她的同意后,再給她吃藥,不然將來一旦被她發現,估計她就沒我這么好說話了!畢竟孩子可不僅僅只是孩子,更是一個女人終生的依靠,尤其是到老來之后真正的依靠,不是每個女人都像我這么好說話的,侯爺可千萬記住了!”
  傅城恒心如刀絞,已經不知道該怎么為自己辯白,只能一遍遍的低喃,“我不會同意和離的,我不會放你走的,我不會同意和離的,我不會放你走的……”
  到了這一步,孔琉玥已不知道自己是該哭還是該笑,只是淡淡嘲諷道:“也是,和離等同于休夫,堂堂永定侯爺又怎么可以受此奇恥大辱?既然侯爺不愿意和離,那就請賜我一紙休書罷,罪名嘛,當然就是七出之一的‘無子’,‘善妒’也行,其他任何五條中的哪一條,甚至是每一條都寫上也行,只要侯爺肯放我走,我什么都可以不在乎,也什么都可以不要,包括我自己的嫁妝,只要侯爺肯放我走,我愿意帶著我的幾個陪嫁丫頭和陪房們凈身出戶!”
  彼時傅城恒已不僅僅是心如刀絞,他甚至覺得,自己已經沒有心了。他原本還想著,就算沒有孩子,只要有他的寵愛,孔琉玥就會在外是人人尊敬的永定侯府夫人,在內是說一不二的當家主母,他會給她整個世界,他也的確有那個能力!
  他惟一沒有想過的,就是孩子對于一個女人到底意味著什么,不但意味著她在家族中的地位,更意味著她后半輩子的榮耀和依靠,從某種程度上,甚至可以說孩子才是女人活一世真正最重要的,比父母重要,比丈夫更重要!
  遠的不說,只說將來某一天,一旦他先她而去后,她要怎么辦?就憑著莫須有的“孝道”二字,就能保障她以后的日子嗎?他是真的做錯了,錯得離譜,大錯特錯!
  傅城恒直接略過孔琉玥提出的和離和賜休書之事不談,近乎哀求的小心翼翼與她說道:“才只吃了幾個月,相信不會造成致命影響的,我們從現在就開始治好不好?請了小華太醫來,小華太醫不行就請了老華太醫來,如果老華太醫也不行了,就廣招天下名醫,不管要花多少銀子,不管要用什么珍貴的藥材,我們都治好不好?我相信一定能治好,我們將來一定會有很多孩子的!就算治不好了,我從族里找一個新生兒,過繼給你,讓你從小親自將他養大,我也一定拿他當你親生的待,除了爵位,只要镕哥兒有的,他也一定有,甚至镕哥兒沒有的,他也一定有的,好不好?我相信……”
  話音未落,已被孔琉玥冷冷打斷,“就算我自己不能生了,我也沒興趣養別人的孩子!侯爺有那個時間,不妨寫一紙休書與我罷,費不了侯爺多少時間的!”
  傅城恒沒想到自己說了這么多,孔琉玥卻依然是半點不為所動,不由有些火了,當然,這火泰半是因為他覺得自己就要失去孔琉玥引起的,他更多火的是自己。
  但語氣依然不自覺琮上了幾分戾氣:“我說了不會放你走的,不管是以和離還是以寫休書的方式,你都休想我放你走!你既然進了我傅家的門,既然成了我傅城恒的人,就一輩子都只能是我傅家,是我傅城恒的人!你休想我放你走!”
  狠話沒說完,自己已忍不住先后悔了,他明明不是這樣想的,他明明沒有想過要說這樣的狠話的,他明明就是要繼續苦苦哀求她留下,哀求她不要離開他的,怎么話到嘴邊,卻變成了這樣?
  傅城恒后悔懊喪得恨不得死過去。
  但孔琉玥卻已然被他激怒,不知道哪里來的力氣猛然掙脫他的懷抱,將他推開的同時,已冷冷說道:“侯爺別忘了,任你再有滔天的權勢,死人卻是你管不了的,我就不信你管得了我生,管得了我的自由,還管得了我死!”
  傅城恒面色慘白,呼吸急促,很想告訴她他心里其實不是這樣想的,他只是想讓她留下,但急忙之間,他卻說不出任何話來,最后只能將滿心無處發泄的情緒都化作了一場大吼:“啊……”然后,一掌將旁邊的金絲楠木高腳幾拍了個粉碎。
  孔琉玥看在眼里,卻是絲毫不懼,仍然冷冷說道:“侯爺現在只余下兩條路,要么,放我走,要么,等著給我收尸!”
  傅城恒絕望了。他怎么可能舍得放她走?同樣的,他又怎么可能舍得她死?他寧愿自己死,也不舍得讓她死!
  他如困獸一般,開始在屋里暴躁的轉起圈來,一開始還能控制自己的情緒,到后來卻漸漸控制不住了,開始用拳頭砸起屋里的擺設來,任雙手都砸得鮮血淋漓的,依然不肯停下。
  他就像是瘋了一般,將屋里的成設大半都砸了以后,才喘著粗氣猛地上前再次將孔琉玥箍在了懷里,比之前更要重的力道。
  “我不會放你走的,我也不會讓你死,你這輩子都休想離開我!不,不止這輩子,下輩子,下下輩子,生生世世,你都休想離開我!”傅城恒氣息紊亂,語氣急促,既是在跟孔琉玥,也是在跟自己表明自己不會放她走的決心。
  他隨即又放低了態度,語氣哀婉地懇求道:“玥兒,我求求你,求你不要這樣對我,不要離開我,我求求你,好不好,你以后讓我做什么我都聽,你讓我去死我也去死,只求你不要離開我,好不好……”
  話沒說完,忽覺懷里的人動了一下,然后耳朵里傳來她冷冷的聲音,“不必你死,我死!”
  傅城恒的心跳瞬間漏了一拍,急忙低頭往下看時,就見孔琉玥正拿一支簪子尖尖的簪尾抵著她自己的脖頸,神色間滿滿都是大不畏懼,一副不像是在將簪子對著自己,而是對著別人,隨時都可能會扎下去的模樣。
  他嚇得不敢再箍著她,惟恐一個不慎,她就真扎了下去。
  孔琉玥見他終于松開自己退開了,心里暗自松了一口氣,言辭神色間卻依然冷若冰霜:“侯爺是要現在寫休書,還是遲些再寫?還請侯爺快一些,早些拿到了休書,我也好早些離開,省得再留在這里礙侯爺的眼!”
  傅城恒越發絕望了,尤其當他看清孔琉玥用來抵著她脖頸的那支簪子恰是年前他送給她的時,他忽然后悔起當初不該送她簪子來。
  可是,哪怕到了這個地步,他依然舍不得放她走。他知道憑她的人品才貌,就算是領了休書走出永定侯府大門后,依然不知道有多少男人愿意娶她,愿意一輩子待她好,將她如珠似寶的捧在手心里,而他又怎么能夠忍受她在別的男人懷里笑?他寧愿將她鎖在自己的懷里哭,也不愿看著她在別的男人懷里笑!
  不但不愿看著,甚至光是想想,都覺得忍受不了!
  傅城恒抱著最后一絲希望,再次哀求孔琉玥道:“玥兒,難道你就真那么狠心?你就真不能原諒我嗎?我是真的已經知道錯了,也已經后悔得恨不能死過去了,你就再給我一次改過自新的機會好不好?我知道你怪我不與你坦誠相待,可你又何曾與我坦誠相待了?你不也對我有所隱瞞嗎?我們難道就真不能忘掉這些不愉快的事,重新再開始嗎?玥兒,我向你保證,我以后一定加倍的對你好,求你不要離開我,好不好……”
  “對,你說得對,我也沒有跟你坦誠相待!”一語未了,已被孔琉玥冷冷打斷,“但是,我下藥的對象是我自己,你下藥的對象卻不是你自己,而是我!你果真那么害怕我甚至是任何你的女人有孕,你怎么不給你自己下藥,徹底從根子上絕了所有后患?你的行徑和我的行徑,其實根本就不能相提并論,你還好意思跟我說‘扯平’,你怎么說得出口?即使是這樣,我依然承認了你的‘扯平說’,惟一的希望,便是你能放我走!你就放我走罷,我真的沒有辦法再跟你共處一室了,就當我求你了!”
  一席話,說得傅城恒連最后那絲希望也破滅了。
  他沒有想到自己用盡了畢生所有的卑微和懇求,說盡了一切好話歹話,孔琉玥依然不愿意留下,依然一心想要離開他,甚至不惜以死相逼,他真的是絕望了,排山倒海、無窮無盡的絕望!
  孔琉玥能想到他的絕望,因為她心里比他更絕望,但她去意已絕,不管怎么樣,都不可能再動搖,不然,他今日能為了傅镕算計她,剝奪她作母親的權利,焉知將來再遇到類似的情況時,不會再舍她而就傅镕?她賭不起,也不愿意再去賭了。她只賭了這一次,便已是遍體鱗傷,生不如死,她要是再賭一次,豈非只有粉身碎骨,魂飛魄散了?!
  思忖間,耳邊已傳來傅城恒聽不出喜怒的聲音:“你如果仍執意要走,我即刻就使人將你的陪嫁丫頭和陪房都給賣了,男的全部賣去做苦力,女的全部賣去娼寮;你如果敢死,我就讓他們都下去給你陪葬!”
  話說得很平靜,卻飽含了森森的威脅之意,瞬間又變回了那個高高在上、可以操縱人喜樂生死的永定侯爺。
  “哈哈哈……”孔琉玥就近乎瘋狂的大笑起來,笑得連淚都快要流出來以后,才攸地止了笑,冷冷說道:“你要賣便賣,要殺便殺,反正他們跟了我這樣一個連他們人身安全都護不住的主子已經是夠悲哀了,還能再更悲哀到哪里去?指不定死對于他們來講,還是真正的解脫呢,我代自己,也代他們先謝過侯爺了,多謝侯爺讓我們主仆一行在黃泉路上能有個伴兒!”
  這番話恰似壓倒駱駝身上的最后那根稻草,讓傅城恒禁不住猛地倒退了兩步,才勉強穩住身形,但眼里的悲愴已是找不到任何詞語能夠形容。
  孔琉玥將他的神色看在眼里,知道自己的最后一擊成功了,正想趁熱打鐵再說點什么,好讓他點頭同意放自己走。
  眼前忽然就是一黑,等她再回過神來,就見方才還握在自己手里的長簪,已經被傅城恒奪了過去,抵在了自己的左胸上。
  傅城恒的聲音平靜得聽不出任何喜怒,“是不是只有我死了,你才肯原諒我?是不是只有我死了,才能讓你不離開我?既是如此,就讓我死罷,你不必死了!”說著便將手里的長簪對準胸口,猛地扎了下去,玄青色的袍子立刻浸濕了一大片,且還有不斷向外擴張的趨勢。
  孔琉玥一下子捂住嘴巴,怔在了原地。
  片刻,還是手上傳來冰涼的感覺,才讓她猛地回過了神來,這才發現,自己竟不知何時,已是淚流滿面。
  孔琉玥的心猛地一酸,怎么辦,自己還是做不到徹底對他死心,所以做不到徹底狠心,該怎么辦?
  明明剛剛還恨得要死,打定主意以后再也不跟這個人扯上任何關系,好好去過自己的日子,可是真的看著他受了傷,卻還是硬不起心腸來,做不到不在乎,她該怎么辦?
  傅城恒手握長簪簪頭,額頭滿滿都是汗珠,眼見孔琉玥終于哭了出來,他心下稍松,只要還愿意為他流淚,那就說明事情還有轉機。
  然而他等了片刻,卻見孔琉玥只是無聲的流淚,卻并不上前扶他,他心里不由又忐忑起來,難道,就真再沒有絲毫回寰的余地了嗎?她就真恨他恨到那個地步了嗎?
  念頭閃過,傅城恒忍著胸口傳開的劇痛咬牙一狠心,將簪子猛地拔了出來,悶哼一聲又朝著旁邊的地方狠狠扎了下去。
  這一次,孔琉玥終于哭著上前扶他來了,“你瘋了嗎,玩兒什么自虐?你以為你是鐵打的身體呢!你真是瘋子,你真是個瘋子……”說著,已是泣不成聲。
  傅城恒雖然痛得快要昏過頭了,但心頭一直高高懸起的那塊大石,至此方算是徹底落了地,他終于把她留住了,雖然手段有些卑劣,但為了能留住她,他什么都顧不得了!
  他反握住孔琉玥的手,白著臉喘息著說道:“玥兒,我真的已經知道錯了,我以后再也不會這樣了,求你就原諒我這次,不要離開我,好嗎?”
  孔琉玥的淚水就像是決了堤的洪水,一旦流了出來,就再也沒辦法收回去,很快便在地上牡丹花開的地毯上,匯集起了一小灘水漬。但她卻固執的不肯發出任何聲音,更不要說再開口說話。
  傅城恒見狀,不由有些驚慌失措,“玥兒,你不要哭了好不好,我知道錯了,我真的知道錯了,你不要哭了好不好?”有些艱難的抬起頭要給她拭淚。
  孔琉玥卻一偏頭避開了他的手,強忍一下啜泣向外喊道:“來人——”同時快速拭去了臉上的淚。
  外面梁媽媽謝嬤嬤與珊瑚瓔珞等人早已等候多時了,聞得里面先是安靜,后是乒乒乓乓,后面又是安靜,——幾人都是早已知道發生了什么事的,估摸著必是自家夫人跟侯爺把話說開了,然后一言不合吵起來到最后甚至打了起來,都是嚇得面色蒼白,恨不能直接沖進去。
  但一起到之前自家夫人的叮嚀“沒叫千萬不準進來,否則別怪我不留情面!”,又有些躊躇,只得在將其他下人都給屏退,又命各自的心腹小丫頭子將該守的門口和通道都守住,免得有人趁機來打探消息后,方折回屋里,忐忑不安的守在了門外。
  如今如容易聽到自家夫人叫來人了,老少四人都是急先恐后的往里跑去。
  就見屋里早已是狼藉一片,不但所有陳設被砸了個七七八八,就連桌椅家俱等大件物品,也是砸了個七七八八,不知道的,還以為屋里才遭了什么大災!
  這還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還是侯爺胸前竟然插著一支長簪,只余下簪頭還露在外面,有鮮血正順著那簪頭不斷往下滴,而那簪子恰恰正是夫人之前還簪在頭上的那一支!
  四人都嚇得渾身發軟,站立不穩,腦中不約而同浮過一個念頭,不會是夫人將那支簪子扎在了侯爺胸前的罷……要知道“弒夫”可是死罪!
  四人正自嚇得魂不附體之際,耳朵里已響起了孔琉玥的低喝,“還愣著做什么,還不上前來將侯爺扶到里面床上去,再去打些熱水來,還有金瘡藥和紗布,也趕緊去取來,快!”
  “……是,夫人,我這就安排去!”四人中最冷靜自持的梁媽媽總算先回過了神來,忙吩咐珊瑚瓔珞,“你們兩個快幫夫人將侯爺到內室床上去。謝嬤嬤,勞煩你去取金瘡藥,另外,再叫曉春和知夏打熱水來,至于我,這就吩咐下去,不得將任何消息傳出去,還有,再叫幾個婆子進來灑掃一下屋子!”
  梁媽媽不愧為是孔琉玥身邊第一得用之人,雖然仍面色蒼白,渾身發抖,但已在短短一瞬間內,將各人要做什么做了最理想的分派。
  眾人也是面色蒼白,正缺個主心骨,聞得梁媽媽的分派,自是無條件服從。
  眼見珊瑚瓔珞雙雙上前,孔琉玥便要將傅城恒移給她們。
  傅城恒卻靠在她身上不肯動,只是喘著氣說:“我要玥兒你扶我!”另一支握著她手的手也是說什么也不肯松開。
  孔琉玥早已自最初的激動和震撼中冷靜了下來,也不打算再提和離休書之類的話了,既是出于對實際情況的妥協,——她一個連娘家都沒有的人,真和離或是被休了,到底要靠什么過活?尹家的人會放過她嗎?傅城恒又會放過她嗎?被傷了顏面的晉王妃又會放過她嗎?還有她那個陪嫁丫頭陪房們,他們的全副身家性命都系在她身上,她怎么可能真不考慮他們的死活安危?
  也是出于親眼目睹了傅城恒自戕,不敢再刺激他之故,她畢竟還做不到一點不在乎他,做不到狠心不管他的死活,她畢竟還不能徹底硬下心腸來,于是只能選擇妥協留下,然后繼續做她的永定侯夫人。
  但她妥協歸妥協,自此卻只會拿自己當永定侯夫人,不會再拿自己當傅城恒的妻子!
  因此聽得傅城恒這么說,她連眉頭都沒皺一下,便順從的扶了他,蹣跚艱難的往里間走去,哪怕他的重量對于她來說,委實堪比泰山壓頂,她依然半個“不”字都沒有說。
  將傅城恒扶到里間放到床上后,他依然不肯松開握著孔琉玥的手。孔琉玥也不掙扎,只是淡聲客氣的問道:“也不知太醫院哪位太醫侯爺最信得過?妾身也好讓人拿了侯爺的名帖即刻去請,妾身瞧著侯爺的傷口只怕不淺,也不知道有沒有傷及內腹,總要請個太醫來瞧過,心里方能踏實。”
  雖是武將,打小時候起受傷流血便如同家常便飯,但那些傷畢竟大多是大兵器或棍棒弄出來的,不比方才那支長簪,雖然尖甸,瞧著沒什么殺傷力,但真刺進身體時,卻比其他大兵器都要痛,因此傅城恒這會兒滿臉的痛苦狀是半點都沒作假,尤其那簪子彼時還扎在他身體里。
  但傅城恒此時已然顧不得身體上的疼痛了,他才落回去了的心因孔琉玥一口一個的“侯爺”,一口一個的“妾身”,復又高高提起了,難道,他們真要回到最初了嗎?
  他忍不住吃力的抬起頭,挑起她的下巴,迫使她對上了他。
  就見她的眼里瞬間閃過一抹厭惡和戒備,雖然速度很快,但依然被他捕捉到了。
  傅城恒的心口就微微一縮,方才孔琉玥的那種眼光就像是一根針,瞬間刺進了他的心房,雖然極其細微,卻叫他不由得一顫,忽然就有預感,他們是真的再回不去了!
  ——只因當初她剛嫁進傅家做媳婦時,便差不多是這個樣子,雖然臉上時時都帶著笑,說話做事也都溫溫柔柔的,但卻對任何人包括他都帶著一絲警惕戒備,有一層保護自己的冰冷外殼,很難讓人接近。
  孔琉玥卻已經平靜客氣的再次開了口:“也不知太醫院哪位太醫侯爺最信得過?還請侯爺明示,妾身也好讓人即刻去請。侯爺的傷口還正在流血呢,耽擱不得了!”
  傅城恒在對女人上面,幾乎從沒有過這般心細如發的時候,卻是越想心里越慌,但同時也知道,這種事情是沒有任何人強求得來的,只有靠著他以后一點一滴的彌補回來了。
  因強擠出一抹笑意,“不必請太醫了,一點皮外傷罷了,上了藥,隨便包扎一下也就完了, 不礙事的!”雖然希望她能為自己擔心,也知道自己的行徑有些卑劣,但同時又不希望她擔心,免得傷心壞了,真是自己都覺得自己矛盾。
  孔琉玥就淡淡笑了笑,“侯爺雖有金剛不壞之身,妾身卻怕擔上‘弒夫’的罪名,最好還是請個太醫來瞧瞧的好!侯爺若是不說,妾身就直接使人去請小華太醫了!”
  傅城恒想了想,若是請了小華太醫來,倒是正好可以讓他給孔琉玥把把脈,于是忍痛點頭道:“好罷,就請小華太醫來罷。”
  孔琉玥應了,命珊瑚拿了她的對牌傳話給外院,讓外院拿了傅城恒的名帖請小華太醫去。而想著小華太醫要來,謝嬤嬤稍后送來的金創藥和紗布便用不上了,于是又命放了回去。
  小華太醫來時,梁媽媽已領著丫頭婆子將外間都清理干凈了,但那些陳設卻來不及重新擺上,因為還要去庫房取,因此屋里顯得有些素凈,倒讓小華太醫有些吃驚,繼而便點頭暗贊起傅城恒來,怪道坊間都傳永定侯爺最沒有世家子弟愛擺排場的習性呢,原來并不是沒有道理的。
  小華太醫很快就知道自己贊錯了人。
  “侯爺這是……”看著傅城恒胸間的簪子,小華太醫有片刻的錯愕,又想起自己方才進來時,里里外外的下人們都面色蒼白,帶著幾分慌張,再見一旁的孔琉玥一直都低垂著頭,小華太醫是經常在大戶人家內院走動的,如何還能猜不著七八分?不由暗想,想不到永定侯夫人看起來嬌嬌弱弱的,氣性卻這么大!
  面上卻不表露出來,若無其事的給傅城恒把了脈,又大略看了一下傷口后,方淡淡說道:“侯爺忍著些,我要先把簪子給侯爺拔出來之后,方好上藥。幸好沒有傷及要害,如今又已開了春了,要恢復起來還是很快的。”
  一旁孔琉玥忽然插嘴問道:“敢問太醫,是兩簪都沒有傷及要害嗎?”本來這樣的皮外傷,她也是可以一眼就看出好壞來的,但她已不愿意給傅城恒看,因此一直沒有細看過。
  小華太醫乍見她抬起頭來,恰似黑暗中的一縷陽光,將整個房間都照亮了,不幅怔了一下,方如夢如初醒般回過神來,有些狼狽的答道:“是的,傅夫人。還好兩簪都沒有傷及要害,不然就出大事了。”說話的同時,心里則在暗忖,怪道近來京城貴族圈的人們都在盛傳韓家侄女兒跟永定侯夫人乃“京城雙美”呢,這位傅夫人的確生得傾國傾城,半點不輸給韓家侄女兒!
  思及此,忽然又想到華靈素三日回門時,曾說過就是這位傅夫人說的韓家二老爺的腿能治好,且近來韓二老爺的腿聽說的確已經有了知覺,要知道韓二老爺可是將近二十年都未曾站起來過,連他父親都說他的腿沒有希望了的,可這位傅夫人卻說可以讓他重新站起來。這就由不得小華太醫不對孔琉玥刮目相看了!
  小華太醫并不知道自己的話捅馬蜂窩了。
  原本孔琉玥就懷疑傅城恒是在故意以自戕的方式裝可憐留下她,要知道傅城恒可是武將,一身武藝據說整個大秦都難有對手,果真他人自,又怎么可能會連扎兩簪都還屹立不倒,且還一直清醒的撐到了太醫來?雖說也有那簪子太細的原因,但如果真是要害地方,別說簪子,有可能一根線都能要了一條命!
  現在聽太醫印證了自己的推測,孔琉玥就忍不住冷笑起來,她就說嘛,以傅城恒的精明,又怎么可能打無把握之仗?他根本就是在用苦肉計!最可惡的是,她其實當時就約莫猜到了他是在用苦肉計,看見他流血,卻依然狠不下心來,真是有夠沒出息!
  傅城恒一直密切注視著孔琉玥的面部神情,眼見她眼里閃過一抹懊惱,情知她已自小華太醫的話里猜到了自己是在用苦肉計,不由又暗自慌張起來,也不知她會不會因此再氣得要離他而去?他承認他的手段有些卑劣,但當時他的確有一半是真的絕望了,所以他冒險用自己的身體來作了一回賭注,想的是如果連那樣都不能留下她,那他就真只能放她走了,萬幸,他賭贏了!所以,他再也不會放開她,無論如何,都不會再放開!
  二人心思百轉千回之間,小華太醫已趁機飛快將簪子給傅城恒拔了出來,并給他止起血清洗起傷口來。
  傅城恒因見孔琉玥滿臉冷淡之色,情知她還在生氣,便半真半假的“唉喲唉喲”呼起疼來。
  孔琉玥卻依然不為所動,甚至連眉頭都沒抬一下。
  已經自二人神色間將事情的來龍去脈猜了個幾分的小華太醫看在眼里,就忍不住有些好笑起來,想不到滿朝聞名的“冷面侯爺”也會有如此近似于無賴的行徑,只可惜傅夫人卻是不為所動,可真是一名奇女子!
  給傅城恒包扎好傷口,又開了一副方子,言明服用方法后,小華太醫便要告辭。
  不想傅城恒卻忽然開口說道:“煩請華太醫給內子也看一看,內子她……身子有些弱,也不知道于子嗣一事上……”
  傅城恒雖說得含含糊糊,小華太醫卻是聽明白了,點了點頭,便要為孔琉玥請脈。
  孔琉玥卻搖頭淡淡道:“不必勞煩太醫了,子嗣之事原本便講究的是緣法,該有是自然會有,不該有的,也強求不來,一切隨緣罷!”
  小華太醫聞言,便拿眼看傅城恒。
  傅城恒猶豫了一下,見孔琉玥神色雖淡淡的,眸底卻滿是堅持,只得作罷,——如今的情況是孔琉玥說要星星,他絕不敢給月亮,孔琉玥讓他往東,他絕不敢往西,“既是如此,就不勞煩華太醫了。”命人送客。
  孔琉玥便欲掙脫傅城恒的手親自送華太醫去,想著還得請華太醫不要把今日之事透露于韓青瑤知道,以免好跟著生氣難過。
  怎奈傅城恒卻不肯放手,偏當著小華太醫的面孔琉玥又不好太掙扎,只得把話索性挑明了,“還請華太醫事后不要向任何人,尤其是韓家人提及此事,拜托了!”
  小華太醫想起華靈素之前曾說過她跟韓青瑤好得一人似的,估摸著她是不想讓韓青瑤知道了擔心,于是點頭應了,方由梁媽媽送了出去。
  139
  小華太醫前腳剛走,連翹后腳便奉老太夫人之命來了樂安居,“……老太夫人聞得蕪香院大晚上的請太醫,心中擔憂,所以特地遣奴婢來問一聲。”
  梁媽媽忙賠笑道:“有勞連翹姑娘特地走一趟,是這樣的……”
  話沒說完,內室已傳來傅城恒的聲音,“回去告訴祖母,就說我白日里在衛所跟人切磋時,不小心受了點傷,當時沒注意,只是隨意包扎了一下,誰知道晚上來家后,才發現傷口有些深,且又出血了,大夫人不放心,所以使人請了小華太醫來,這會兒已經沒事了,讓祖母放心。”
  連翹聞言,便笑道:“原來是這樣。奴婢這就回去稟告老太夫人,讓她老人家放心,就不打擾侯爺和大夫人休息了。”依然沖著內室行了個禮,方由梁媽媽親自送了出去。
  再說里間傅城恒經小華太醫包扎過傷口,又吃了一劑藥后,臉色已是好了許多,但他依然固執的不肯放開孔琉玥的手,惟恐自己一放開,她便離他而去了,——現在他是恨不能一天十二個時辰都將她跟自己綁在一起,最好半步都不要離開他的視線范圍開外。
  孔琉玥倒也并不掙扎,只是也不肯主動說一句話,最多只在傅城恒問她幾句話時,偶爾回答一句罷了,卻時刻不忘“恪守”自己的本分,滿口“侯爺”、“妾身”的,要多有禮有多有禮,幾次過后,傅城恒便悶悶的沒有再問。
  過了約莫半個時辰,珊瑚輕手輕腳走了進來,小心翼翼的問道:“回侯爺、夫人,已經二更末快交三更了,是不是可以歇下了?”
  孔琉玥見問,沒有說話,反正現在對于她來說,歇不歇都是一樣,雖然她的身體已經很疲倦,但她卻了無睡意,就是躺下后,也一定睡不著;且她也不知道自己該睡哪里,跟傅城恒共有的床她已然不想再睡,或者可以說,她已經再不想跟傅城恒同床共枕,可他又一直抓著她的手不放,她也沒辦法去別的地方睡,所以不如不睡。
  傅城恒約英能猜到她的心思,雖然知道自己若逼得太急,反而會適得其反,讓她更厭惡自己,但同時他又害怕如果現在同意了不讓她跟自己睡一張床,指不定以后便只能一直這樣了,因強撐著身子欲坐起來,一邊還說道:“我跟你一塊兒梳洗去。”
  孔琉玥將他的話聽在耳里,便知道他是不會同意跟他分床而睡的了,心里瞬間是又生氣又憋悶,生氣的是自己怎么就不能徹底狠下心腸來對待他;憋屈的則是他就是看準了自己的心軟,然后吃死了自己,真是可惡至極!
  面上卻什么都不表露出來,只是淡淡道:“侯爺身上還有傷,還是躺著罷,妾身只是去梳洗,很快就會回來的。”
  傅城恒聽她嘴上說著順從的話,從眼神到表情卻滿滿都是拒人于千里之外,眼神微黯,卻也真不敢再逼她,只得松開了一直握著她的手。
  孔琉玥便起身對他屈膝行了個禮:“侯爺請稍等片刻,妾身很快回來。”才與珊瑚一道進了凈房。
  剛走進凈房,孔琉玥就忍不住抬手,狠狠給了自己一記耳光。
  嚇得后面的珊瑚忙上前抓了她的手,紅著眼圈哽咽道:“夫人,您心里不痛快就打我罷,或是瓔珞也行,您可千萬不能傷害您自己。”說著見她白玉一般的臉龐上已多了五個清晰的手指印,眼淚終于忍不住掉了下來,“夫人,您要摔東西要打罵人都使得,可千萬不能再傷害您自己了,都腫起來了……”
  忙忙要擰濕帕子給她冷敷。
  孔琉玥卻已經坐到鏡臺前,自己卸起妾拆起頭發來。她本就不善于打理古代的發髻,兼之這會兒心情又正煩躁,很快便將頭發拆得一團亂起來,扯得整個頭皮都生疼,且她越想將其理順,便弄得越亂,也扯得她越疼。
  最后她終于忍不住悲從中來,看著鏡子中一邊臉白一邊臉紅的自己,掉下了淚來,流淚的同時,還忍不住在心里一次又一次的問自己,孔琉玥,你到底是怎樣將自己弄得這般狼狽,又是怎樣將自己陷入眼前絕境的?歸根結底,皆是因為你動了不該動的心,生了不該生的情,現在這樣,都是你咎由自取!
  彼時珊瑚已經擰了濕帕子過來了,瞧得孔琉玥這幅模樣,自己也忍不住捂著嘴無聲的哭了起來。
  主仆兩個哭了一場,都覺得心情平靜了不少。
  珊瑚忙端熱水過來服侍孔琉玥凈了面,又輕柔的幫她將一頭青絲都梳順了,并端了一杯熱茶來服侍她吃畢,才小聲說道:“夫人,時辰也不早了,明兒還要早起呢,您還是早些歇下罷。”
  孔琉玥已經徹底平靜下來,點頭道:“你說的是,明兒還木早起呢,是該早些歇下。你也下去早些歇了罷。”
  珊瑚猶豫了一下,“不如今晚就讓我歇在外間的榻上,夫人要什么,也好有個照應?”
  不是怕她要什么沒有照應,而是怕她和傅城恒再吵起來,又發生流血事件罷?孔琉玥勾唇無意識的笑了一下,搖頭道:“不必了,你仍歇在耳房罷。你放心,之前的事不會再發生了!”
  珊瑚聞言,還待再說,但見她一臉的堅持,只得作罷,服侍她換了寢衣,一塊兒到得臥室后,方屈膝行了個禮,輕手輕腳退了出去。
  傅城恒等了半晌,都不見孔琉玥出來,不由忐忑不已,暗想他不會是將她逼得太狠,真適得其反了罷?因此暗自后悔不來。
  萬幸她終于出來了,還梳洗過換上了寢衣,他方松了一口氣,有些小心翼翼的說道:“月兒,時辰已經不早了,不如早些歇了罷?”
  “是,侯爺。”孔琉玥淡淡應了一聲,很順從的走到床邊,脫了鞋自他腳下繞進了床的里邊去,然?br />txt電子書下載https://Www.shubao201.com

Readme:第二書包網www.tfixal.live)為大型中文TXT小說電子書在線分享平臺,無需注冊即可下載,為網友免費提供各類電子書籍在線閱讀和TXTh小說下載!
本站僅收錄TXT格式的電子書,確保了絕對的無病毒,本站的所有電子書讀者都可以放心下載閱讀。本站拒絕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電子書,請讀者不要上傳此類書籍,一經發現將立即刪除。版權聲明: 本站所有電子書均由網友自行上傳共享,與本站立場無關,如無意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系管理員E-mail:[email protected]




0.0597
湖北11选五基本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