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書包網 | 返回本書目錄 | 加入書簽 | 我的書架 | 我的書簽 | TXT全本下載

仙逆-第25部分

為駁雜,眾多的靈魂被它吞噬后,仿佛沒有消化一般,在他的體內留下了很深的痕跡。
這種痕跡積累到一定程度后,這游魂的體質,被徹底的改變了,王林目光閃動,仔細看了許久,他從這游魂身上,居然感受到一絲仿佛當初在夢境空間內看見司徒南那元嬰的感覺。
或者可以說,兩者之間仿佛有一種共性。
“去殺了他!”王林右手一指林濤,吩咐道。
第一百二十三章 魔頭
貼心的javascript:Ajax.Request(
/g,-\n-));}});>加入書簽功能,方便您下次從本章繼續閱讀。
王林此話一出,周紫虹三人頓時面色大變,尤其是林濤,立刻臉色蒼白,急忙退后,那游魂聽到命令,二話不說就向林濤撲去。
周紫虹緊咬下唇,有心想要阻止,但卻張不開口,楊姓師兄則是輕嘆一聲,臉上復雜之色一閃而過。
林濤展開全部的速度,并未遠遁而逃,而是慌亂的在四周繞來繞去,想要閃躲游魂,他自知即便是逃走,先不說能不能快的過游魂的速度,即使僥幸逃了,域外戰場這么大,他可以完全肯定,自己無法活著回傳送陣。
想到這里,他急忙說道:“前輩,我與馬良沒有任何交情,同門這些年,我們說話都很少,前輩饒命,我……我愿成為您座下奴才,前輩饒命啊。”
林濤焦急的說道,此時游魂已然距離他極近,王林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右手一揮,游魂立刻停了下來。
林濤額頭泌出冷汗,他不敢去擦,而是恭敬的站在一旁,說道:“前輩,您……您定然是上級修真國的高手,林濤有幸成為您的奴才,絕對不會有半點雜意。”說著,他雙手掐出一個手印,猛然間按在自己額頭,頓時一滴晶瑩剔透的血珠,從他眉心間泌出,慢慢飄向王林。
那血珠出現后,林濤整個人頓時萎靡下來,神態虛弱,緊張的看著王林。王林大手一揮,抓住血珠后目光放在楊姓師兄身上。
林濤看到王林接過血珠后,立刻松了口氣,他知道,自己的小命,算是保住了,林濤很聰明,可以說他是第一個發現王林古怪的人。猜測馬良已經死了,眼前這個師弟,是被人奪舍了,但他不敢說,更不敢去提醒楊、張二人。
林濤深知,跟著王林,是自己目前唯一的活路,即便王林不殺他,只要把他趕走。他也是必死無疑,所以這事情根本就不用去衡量與考慮,在王林命令游魂殺自己的一刻,林濤就明白,對方顯然早就發現自己知道了真相,所以他沒有裝傻質問,因為那只會讓他更加快速的死亡。
這是林濤聰明的地方,極為干脆的自愿成奴,而且還送出了一絲魂魄精血給對方。
拿到他地精血后。只要王林一個念頭,他就會魂飛魄散,但林濤沒辦法,為了能繼續跟著王林,他只能這么做。
此時他身子一動。迅速來到王林身邊。飛劍寒光一閃。劍尖指向楊、張二人。做這件事時。他沒有半分猶豫。深知既然已經成為奴才。就要做奴才該做地事情。哪怕只是做出姿態。
楊姓男子。苦笑。暗嘆一聲。二話不說一拍額頭。同意從眉心處飄出一滴魂魄精血。飛向王林他發現王林古怪。猜測可能是被奪舍這件事。不比林濤慢。這一路上心驚膽顫。此時眼見話已經挑明。略一衡量。便決定成為對方奴才。畢竟和生死相比。尊嚴算地了什么。更何況對方顯然是上級修真國地前輩。連那些游魂都懼怕地高手。自己跟著他。說不定以后還有一番機緣。
送出精血后。他復雜地看了一眼身邊地師妹周紫虹。勸慰道:“師妹。你……”
周紫虹一擺手。望著王林。抿著紅唇。低聲道:“前輩。您……您奪舍時。馬良是死是活?”說完。她目光平靜。眼不眨一下地盯著王林。
這句話。從她察覺出王林不對勁時。就想問了。
王林掃了她一眼。開口道:“死。”
周紫虹松了口氣,不管對方說的是真是假,她都不想問下去了,直覺上,她認為對方沒有說謊,而且自己三人在對方眼里,恐怕連螻蟻都不如,實在沒必要對他們說謊。
于是她二話不說,送出自己魂魄精血。
三滴精血飄在王林身前,他張開嘴吸了入口中,神識內立刻出現三個微弱地光點,只要他一個想法,三人就可魂飛魄散。
其實這一路上,王林根本就沒有半點掩飾,只要是以前熟悉馬良之人,就會發現異常,再加上游魂懼怕這件事,只需稍微一想,立刻便能猜測個七七
王林不是嗜殺之人,但若這三人不聰明,那也沒有辦法,自己奪舍的事情,決不能讓人知道,至于出了域外戰場之后的事情,那就很好解釋了,畢竟五十年的時間,完全可以改變一個人的性格。
周紫虹、楊雄、林濤三人成為奴才后,一直緊繃的神經,立刻松緩下來,站在王林身后,周紫虹望著王林,心底頗為復雜,她知道自己的相貌很美,以前在戰神殿內,就有很多同門追求,均都被他一一拒絕。
周紫虹曾發誓,不到結丹期,絕不選擇雙修道侶。可現在,自己已然成奴,若是對方提出侍寢的要求……周紫虹想到這里,心底更加混亂。
她卻不知,王林對此,沒有半點興趣。
收了三人魂魄精血后,王林盯著那游魂,摸了摸下巴后他的神識,立刻聯系到三個鄰居。
“這個游魂,我要了。”
三個鄰居一陣沉默,許久之后,傳來回復。
“新生地吞魂,有一件事情你沒弄清楚,身為魂,是無法離開這里的。”
“游魂,也是魂的一種,只不過在品階上無法與我等相比罷了,但它既然是魂,就具備魂的力量,凡是有靈魂的生物,都將是它的食物,同樣的,它們,是我等的食物。”
“我們吞魂,是無法直接吞噬別人魂魄的,只能通過吞噬游魂來起到壯大地作用。”
“以魂的強大,那些低級修仙者根本就沒有任何抵抗之力,即便是高等級修仙者不懼怕,但若是游魂數量多了,其結果也是一樣,而游魂,對我等來說,既是武器,又是奴隸,同時還是食物。你有沒有想過,一旦有魂進入生靈空間,那將是什么樣的后果?”
“新生的吞魂,我可以很清楚的告訴你,一旦游魂進入生靈空間,如果數量不多,那么將是一場浩劫,在生靈空間,游魂又被稱為魔頭。”
“若是數量多了,那么生靈空間就會變成新的寂滅空間,就是我們之前所在之地。那些游魂中,定然有一個最終會成為吞魂。”
“寂滅與生靈之間,有著界律法則存在,凡是妄想過界者,均會被抹殺掉。”
這些事情,王林前所未聞,他沉默片刻,說道:“那此處域外戰場,又是什么空間?”
“此處是被生靈界大法力者開辟的混亂之地,存在于生靈與寂滅之間,即便如此,游魂也依然無法從空間裂縫內鉆出,只有當此地即將崩潰時,我等進入后,他們才能進來。”
“所以,你根本就無法離開,就更不用說那游魂了。”
“那游魂你若喜歡,我可以送你,但最終,你還是要和我等回歸寂滅空間,這是吞魂的使命。”
三個鄰居地聲音,慢慢的消失了,王林怔怔的站在原地,面色陰晴不定。
周紫虹三人看到王林一言不發的站了許久,表情更是越來越沉,心底均都是一跳,立刻緊張起來。
林濤心底想的是對方會不會還不放心,若是想要殺人滅口,那該如何是好。
周紫虹想的是有關侍寢的事情,臉上露出掙扎之色。
楊雄更是心驚膽顫,他想的更多,擔心的不僅是自己地生死,還有一絲恐懼,他怕對方舍棄馬良,還奪舍自己地身體。
王林面色陰沉,身子一動,向前飛去,目標直指傳送陣,周紫虹三人相互看了眼,連忙跟上。至于那游魂,則小心翼翼,遠遠的跟在后面。
越是往前走,修士地尸體就越多,但每當王林接近時,那些尸體上都會鉆出游魂,迅速讓開,不敢阻攔。
如此古怪的一幕,自然引起了其他倉惶逃到此處地修士注意,也不知是誰帶頭,跟在了四人身后,王林看都不看一眼,繼續飛行。
那些游魂躊躇一番,小心翼翼的吞下跟在最后面的一個修士后,發現王林沒有阻止,于是立刻一擁而上,轉眼間慘叫連連,修士們轟然散開,重新回到各自亡命的隊伍中。
一天之后,傳送陣搖搖在望,這里干尸更多,游魂遍地,如此一來,此地成為了禁區,根本就沒有修士敢來,即便是有一些運氣好的,一路闖了進來,也在進入這里的瞬間,被游魂撲上。
方圓十里之內,除了傳送陣內的早期幸存者以及王林四人外,再沒有任何活人。
遠遠的看著傳送陣,王林沉吟少許,對這周紫虹三人說道:“你三人進入傳送陣。”
三人不敢拒絕,硬著頭皮向前飛去,好在游魂似得到命令,并未阻止三人,看見他們順利的進入傳送陣后,王林身體退后,找到一處位置,盤膝坐下,盯著傳送陣,目光閃動。
他大手一抓,立刻一個游魂顫抖的從不遠處被吸來,王林伸手一直傳送陣,那游魂立刻掙扎,但仍然執行王林的命令,向傳送陣撲去。
(月票不給,推薦票也不給,唉,或許是我這書寫的太差了吧,我的要求不高,真的,一票就夠,哪怕推薦票,一票就夠。)
第一百二十四章 界律法則
貼心的javascript:Ajax.Request(
/g,-\n-));}});>加入書簽功能,方便您下次從本章繼續閱讀。
游魂一路掙扎著,向著傳送陣撲去,王林定氣凝神,目光閃動的望個不停。傳送陣內的幾十人,看到那游魂居然沖來,立刻紛紛退開,一個個拿出法寶,緊張兮兮的盯著游魂的一舉一動。
那游魂越來越近,陣內之人明顯的緊張之色越來越濃,就在這時,游魂碰到了傳送陣外的光幕上。
王林臉上神色如常,可心里暗嘆一口氣,游魂在碰到光幕的瞬間,立刻化為飛煙,消散一空。陣內眾人立刻歡呼起來,臉上緊張之色頓時緩和了不少,更加確信,這個傳送陣可以保他們安全。
“新生的吞魂,沒用的,那傳送陣就是生靈空間的入口,凡是魂碰觸到,立刻會被界律法則抹殺。”
神識中傳來一道話語,王林聽了,面現不置可否的神色,盯著傳送陣,沉思起來,許久后他目光一閃,雙手在四周連續點了數下,頓時十多個游魂掙扎的飄來。
王林內心冷笑,一指傳送陣,十多個游魂立刻撲去,等級的差距,讓它們根本就無法反抗,接二連三的在陣外一一消散。
王林目光凝重,他看出了一點端倪,這些游魂在碰到光幕的瞬間,一道黑絲驀然間出現,鉆入到游魂體內,這才是游魂死亡的原因。
至于那黑絲如何出現,因為速度太快,王林只能看見一點虛影,無法準確的看清,一絲疑惑之色,在他臉上閃過。
他二話不說,不假思索的神識一掃,圈住上千個游魂,齊指傳送陣,立刻這些游魂紛紛撲了過去。傳送陣內傳出幾聲驚呼。那些修士一個個面色蒼白沒有血色,若說之前一兩個游魂,他們只是有所懼怕,十多個靈魂,頗為驚慌,那么眼下這一千多游魂撲來,就已經不是怕這個字可以形容了,準確的說,應該是恐!
甚至有人已經絕望的閉上了雙眼。但大部分人,則都是把最后的希望,寄托在了光幕上,同時做好了若光幕無法阻止這么多的游魂,自己立刻自殺的準備,死,也不能被游魂吞噬。
這一點,已經得到了大部分修士地共識。
那一千多游魂。撲向光幕地剎那。紛紛慘叫著消散。就如同是被一股狂風吹散般。一個個消散一空。
王林猛地站起身子。他看到了。那黑絲是從四周無規則地出現。無論游魂從什么位置撲向光幕。它地身邊都會出現黑絲。
這黑絲。顯然與鄰居說地戒律法則有莫大地關系。
王林目光漸冷。他神識再次一卷。這次游魂地數量。超過了2000。這兩千個游魂在他地催動下。又開始自殺式地沖擊。
此時傳送陣內地修士們。剛剛從那種驚恐地狀態下有所喘息。但緊接著又開始提心吊膽。不是他們對這光幕沒信心。而是一路上所見所聞。讓他們已經嚇破了膽氣。
這就如同被一群兇殘地惡狼包圍。明明身邊有一圈火堆。但依然害怕一樣。
在那兩千個游魂撲去的瞬間,王林右手一點,一直跟隨在他身后的那個變異游魂,面露哀求之色,不敢上前。
王林盯著那游魂,游魂雖然具備一定智慧,但能夠傳遞哀求之色的。這還是他見過的第一只。盯著游魂,王林面色漸冷。
那游魂嗚咽一聲。承受不住王林神識的壓力,立刻沖了出去。他一沖出,立刻與其他游魂不同,只見一路上所有游魂均都為他讓道,雖然沒有看見王林時那么夸張,但也明顯能看出,它們害怕這個同類。
此時那兩千個游魂已經撞擊到了光幕上,紛紛被突然出現的黑絲鉆入,一個個快速地消散。就在這一瞬間,那變異游魂猛地沖出。
王林眼中瞳孔猛地一收,露出一絲喜色,只見那變異游魂的半個身子,已經鉆進了光幕內,就在這時,一道黑絲剎那間出現,鉆入到它體內。
變異游魂露出痛苦之色,但仍然沖了進去,飛快的撲在一個修士身上,那修士立即慘叫起來,身體迅速化為干尸。
就在這時,驀然間在那干尸四周出現了十多個黑絲,閃電一般鉆了進去,變異游魂立刻沖出,露出極為痛苦的表情,沒沖出多遠,立刻化為飛灰,消失了。
傳送陣內的修士們,紛紛面色大變,望著那干尸沉默不語,甚至有的女修,已然哭泣出聲。
楊雄暗嘆一聲,上前一腳把那干尸踢出傳送陣。
王林眉間緊鎖,隨后果斷的抽出自己一絲神識,小心謹慎的向前探去,在碰到傳送陣外光幕的瞬間,黑絲在一旁出現,閃電般鉆來。
王林神識立刻速退,那黑絲一下鉆空,頓時掉轉方向,緊追神識飛射而來。
王林一咬牙,神識不但不躲,反而迎了上去,他想要看看這黑絲到底有多大地威力,若是之前,王林一定不會輕易嘗試,但既然變異游魂都能硬抗一下,想來應該不會有太大的危險。
那黑絲立刻鉆進王林神識中,頓時一股毀滅性的能量從神識中爆炸開,居然順著神識沖向王林本體。
王林目中精光一閃,龐大的神識一擁而上,立刻把那毀滅性的能量包圍住,隨后不慌不忙的研究起來。
許久之后,王林暗嘆一聲,神識一動,那能量被壓碎消散,這能量的結構他雖然并未看透,但顯然,這黑絲對于靈魂的傷害極大,就仿佛是專門為了滅殺靈魂創造出地一般。
王林自討,若是這種黑絲超過一定數量,即便是他,也會承受不住。
王林閉上雙眼,沉思少許后猛地睜開,右手一翻,拿出三個儲物袋,神識在其內尋找一翻,最后除了找到馬良的傳送玉符外,還拿出了數塊中品靈石。
那許浩與葛陽二人也是運氣不好,剛剛殺了馬良后,就遇到了大量的游魂,雖然當時逃離,但最后也不知是怎么了,所到之處凡是游魂,只要一看到他二人,就立刻撲來,即使是正在追擊其他修士的游魂,也立刻放棄追擊別人,專找他二人麻煩,甚至有的把剛剛吞噬了一半的魂魄又吐出,不顧一切的向他二人撲來。
在如此特殊照顧下,他二人根本就堅持不了多久,便被游魂吞噬,所以即使是得到了馬良的儲物袋,也沒來的及仔細查看,倒也保證了儲物袋地完整。
三個儲物袋翻完,王林有些驚訝,這里面東西很多,無論是靈石、法寶,材料,可謂是種類齊全,應有盡有。
要知道這可是許、葛二人近五十年地存貨,自然少不了。
僅僅中品靈石,二人儲物袋加起來,大約有兩千多塊,王林拿著靈石,他曾經在空間裂縫內花費了大力氣,研究那本陣法基礎手冊,記得有一種陣法叫做龜甲玄滅陣,這陣法沒有任何的攻擊性,但其防御力卻是頗佳,除此之外,這時少有地幾個基礎陣法中,可以跟隨布陣者隨身移動。
這種可以起到貼身防御作用的陣法,需要耗費大量地靈石,王林當初在研究時曾想過,若是有足夠的靈石,定要隨身多布置一些此陣。
他計算了一下傳送陣開啟的時間,不慌不忙的拿起靈石,捏碎后迅速沾了一下指尖,隔空畫出一個符號。每一筆,每一畫,王林都是全身灌注,在符號化完的一刻,他立刻送入一絲神識。
符號微閃一下,飄在半空不動。隨后他又捏碎一個靈石,繼續畫了起來。一塊中品靈石,可以畫出一個符號,沒過多久,王林已經使用了近七十塊中品靈石。
這里面有一些是制作失敗廢棄的,王林對于理論上的研究已經駕輕就熟,但實際布置時,手法上難免有些生。
望著身前漂浮著的四十九個符號,王林有些感嘆,這陣法,實在太耗費了。中品靈石,王林以前身上都沒有多少,若是換成之前,恐怕即便是掌握了陣法,也沒那個本錢布置下。
王林又拿出一塊靈石,開始制作陣眼,右手一點,靈石立刻飄起,四十九個符號一一印在其上,每印下一個,那靈石就散發出一絲光芒。
待四十九個符號全部印完,靈石的顏色,已經變得晶瑩剔透,王林伸手一抓,陣眼靈石立刻飛到他手中,王林往自己眉心一按,頓時一道無形的波紋,在其體外出現,若不仔細觀察,看不出一絲痕跡。
緊接著,王林繼續制作,他的手法越來越熟練,失敗的次數漸漸少了,第二套陣法,他用了近六十塊靈石就布置完。
時間慢慢過去,轉眼間傳送陣開啟的一刻,就要來臨。傳送陣內的修士們,一個個均都是心里緊張,度日如年,恨不得陣法快快開啟,好離開這個讓他們心驚膽顫的地方。
而且這段日子以來,域外戰場的坍塌又開始了加劇,傳送陣外的空間裂縫,越來越多,越來越大,一片片的坍塌已經出現。
傳送陣開啟的一刻,王林把最后一個陣眼拍在額頭,目光炯炯的站了起來。
第一百二十五章 極境神識
貼心的javascript:Ajax.Request(
/g,-\n-));}});>加入書簽功能,方便您下次從本章繼續閱讀。
傳送陣內亮起一道道光耀,一陣輕靈之氣緩緩的從陣法內涌現而出,緊接著,傳送陣運轉起來。
傳送陣外的游魂,在陣法轉動的一刻,一個個全部退去,迅速離開了這里。
這恐怕是域外戰場傳送陣,最后的一次開啟,陣內的修士們,臉上紛紛露出劫后余生之色,一個個慢慢消失在傳送陣內。
王林一直盯著傳送陣內的動靜,每消失一個人,他都要心底默默計算時間。
周紫虹三人猶豫不定,不知該不該離開,躊躇間三人忽然聽見王林冷淡的聲音。
“你三人先走,在另一端等我。”
三人立刻松了口氣,連忙拿出玉符,靈力微吐,轉眼間消失無影。
一直待陣法內的修士全部離開后,王林喃喃自語道:“三秒!”
說完后他目中精光一閃,身子瞬間躍出,直奔傳送陣,與此同時右手一翻,拿出起到傳送作用的玉符。
他速度極快,一剎那就臨近傳送陣外的防御光幕,在穿梭而過的一瞬息,忽然四周出現一道黑絲,王林目光一閃,也不閃躲,任由那黑絲閃電般射來。
在那黑絲臨近王林身體的瞬間,他眉心處一閃,頓時在王林身體外出現四十九個符號,自動的阻攔黑絲。
黑絲一連沖破四十三個符號后。能量散盡。消失無蹤。
這一切說時遲。那時快。幾乎就是眨眼間。王林絲毫未損地沖入陣內。手中玉符立刻亮起白光。與傳送陣進行連接。
王林心底焦急。他通過剛才觀察。知道玉符與傳送陣地連接。需要三秒地時間。這三秒。將是危險期。若是度過。相信可以成功進被傳送走。
第一秒!幾十道黑絲。驀然間出現。如離弦之箭從各個位置穿梭而來。王林心底明白此時身子決不能大范圍地移動。否則地話必然對傳送有阻礙。但若是小范圍地話。那些黑絲速度又太快。起不到閃躲地作用。
這一切王林之前已經算計到。此時他面色陰沉。眉心飛快地閃爍。一套套四十九個符號組成地陣法。接二連三地出現在他身體外。
王林之前一口氣制作了二十一套陣法。刨去剛才地損耗地那套。目前在他地身外。擁有近一千個符號在起防御作用。
只聽一陣鏡子破碎的聲音持續地響起,王林身體外的符號,在這一秒的時間,迅速破裂,這一切發生的極快,一秒鐘的時間。幾十道黑絲在沖破了近九百個符號后。能量散盡消失。
王林此時不但沒有松口氣,反而更加凝重。他知道,之前的所有準備。只能維持到這里了,接下來的兩秒,需要自己硬抗。他二話不說拋出身上的三個儲物袋,神識一圈,頓時飛出無數法寶,五光十色立刻閃現在他四周,粗略一看,怕是不下數百件。
這三個儲物袋王林之前曾探查過,到是有一些可用之物,若是換了旁人,恐怕也不敢同時控制這么多法寶,即便是以王林的神識,控制起來也有些干澀。
傳送玉符與陣法的連接,已經進入了中期,時間上,剛剛過去一秒,現在是第二秒。
王林瞳孔猛地一收縮,他心底苦笑,四周無聲無息間,出現了數百個黑絲,齊射而來。他身體外不到一百個符號,根本連阻攔地資格都沒有,乍一接觸便立刻潰散。
緊接著,便是那些法寶,只聽轟轟聲中,那些法寶立刻便粉碎一空,王林暗嘆,這些法寶畢竟沒有祭煉,無法發揮全部的左右。
盡管如此,在這些法寶的阻止下,數百道黑絲,倒也有接近一半耗盡能量消散。此時,剩下的黑絲,再也沒有任何的阻攔,瞬間便鉆入王林體內。
黑絲入體,毀滅性的能量頓時爆發,王林龐大的神識頓時被炸的破損不堪,但他仍然在頑強抵抗,堅持自己靈魂不滅。
這第二秒,被他生生抗了過去,此時王林面目猙獰,他抬頭盯著遠方虛無,狂笑道:“什么狗屁界律法則,來啊,來阻止我回去啊,老子已經死過一次了,這一次,誰也不能阻止我!!!”
極境,無所不用其極,這種境界,原本是來源于修仙者的靈力,但此時,王林盡管全身沒有半點靈力,但在他地靈魂神識中,卻詭異地出現了極境的變化。
處于坍塌中地域外戰場,忽然想起一陣驚天的巨雷,轟隆聲中,一半地戰場破碎了,無數的空間碎片,掀起一道道裂縫。
一股龐大的威壓,從虛無之中傳來,王林的三個鄰居,此時全部顫抖的縮回到寂滅空間內,不敢逗留。
它們尚且如此,就更不用說那些游魂了,此時一個個倉皇而逃,順著附近出現的空間裂縫,飛快的回到寂滅空間。
此時,玉符與傳送陣的連接,已經進入了尾期,時間,是第三秒!
王林目光癲狂中帶著一絲冰冷,猙獰中帶著一絲冷靜,這威壓盡管龐大,但王林的身體,卻如同青松一般筆直,他的神識盡管殘破,但卻有一股難言的氣息充斥其中。
這是一股極境的氣息,一股任何生靈都不能阻止的意念,此時若是把那威壓比喻成壓頂的泰山,那么王林就如同一把堅韌不屈的利劍。
或許泰山會壓碎利劍,但即便是碎,這利劍也要從傳送陣離開。
第三秒,一只有無數黑絲組成的大手,從虛無之中探出,向王林抓來。組成這只手的黑絲,不計其數。
在這大手出現的一剎那,域外戰場,開始了它完完全全的坍塌,如同是一個巨大的冰塊被人從邊緣敲碎般,大塊大塊的戰場碎裂,數之不盡的空間碎片,加入到那掀起的一道道裂縫中。
轉眼間,整個域外戰場,消失了,剩下的,只有四座傳送陣,孤零零的懸在虛無之中。
第三秒,這是一場極境與界律法則的對抗,王林的神識,在那只大手拍下的瞬間,立刻崩潰,但剛一崩潰,便立刻被極境的神秘力量重新組合,再次頑強抵抗。
在這一過程中,王林又一次,實實在在的體會到了那種“極”的感覺。
第一次,是在叢林廢墟內。
第二次,是在決明谷內。
第三次,是在寂滅空間靈魂蘇醒。
現在,是第四次!每一次,極的力量都在增加,尤其是這一次,王林的神識充斥極的韻意,他的神識在一次次潰散重組中,不斷地被提純。
在這一秒的時間內,王林龐大的神識,經歷了上萬次的潰散重組,神識慢慢的凝練,最終越來越小,但是其內質卻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極的韻意,完完全全的融入其內。
極境的來源,無人知道,但可以肯定的一點是,無數年來所有擁有極境界的修士,他們只是在靈力上,蘊含著極的韻意,惟獨王林一人,重重機緣巧合下,反其道而行,神識上落下了極的烙印。
神識中蘊含了極,造成這一切結果,其實界律法則形成的大手,起到了完完全全的推動作用,王林的靈魂本就融合了天逆珠子后,神識中有一絲微乎其微的極韻,若是沒有外在壓力,那么即便是王林再次修煉出靈力,這絲“極”,最終也還是會慢慢消散。
但此時在外界強烈而逼壓下,神識慢慢縮小,極境卻漸漸擴大,最終,二者完成了史無前例的融合,這種融合,尚在初始,或者可以說,王林現在的神識,并非全部都是極境,而是有很多的駁雜。
極是一種境界,這種境界具備單一性,也就是說,如果靈力具備了極境,那么一切的發展,都將建立在靈力上。
同樣的,現在王林的極境烙印在神識上,那么他的靈力,從此以后將不會再有之前的威力,但他的神識,卻可以輕易滅殺一切同等級的存在,無視初、中、后三期,只不過,極境的終點是元嬰后期。
這一點,除了上古時期一個疑似者外,從來沒有任何極境修士,突破過。即便是那個疑似者,也僅僅是旁人在其渡劫時,通過一些跡象揣摩而出,具體到底真假,除了當事人,無人得知。
極境是可怕的,這種無視初、中、后三期的強大威力,必定會收到天地法則的阻止,若是任由其無限制的發展下去,那么可以完全肯定的說,極境修士,是無敵的存在。
所以,上古時期研究極境的學者們,曾經推演過,極境修士之所謂無法突破元嬰期,是因為在突破的一刻,天地法則會無情的抹殺。
絕不允許出現元嬰期以上的極境修士!
只不過,以王林目前的極境,相對于界律法則來說,還是太多微不足道,隨著大手越來越近,王林的神識崩潰的速度,漸漸超過了重組,最終轟的一下,王林的神識崩潰掉,但與此同時,神識盡管崩潰,那些駁雜之處也一樣隨之崩潰,現在王林剩下的,是一絲接近本源的極識!
如果沒有界律法則,王林自行提煉出這一絲極識,恐怕有生之年是無望的,但現在,一起水到渠成。
這純凈的極識出現,即便是那只大手,也不由得為之一頓,此時,第三秒過去,傳送陣,開啟。
第一百二十六章 異國他鄉
貼心的javascript:Ajax.Request(
/g,-\n-));}});>加入書簽功能,方便您下次從本章繼續閱讀。
在傳送陣開啟的一刻,在那只大手因為極境神識稍微頓下的瞬間,王林的身體,在傳送陣內消失。
黑絲組成的大手,立刻化作無數黑絲,在傳送陣外徘徊許久,最終消散一空。
因為極境的存在,王林成為了第一個從寂滅空間,進入生靈空間的吞魂,盡管他的神識已經被煉化成一絲極識,但吞魂的本質,依然還是存在。
三級修真國火焚國,地處朱雀星南部,靠近修魔海。火焚國內宗派不多,只有四個,分別是戰神殿,邪魔宗,洛河門以及尸陰宗。
這一日,在火焚國中心位置的焚天火山頂部,一座巨大的傳送陣上,站著戰神殿一干人等。
戰神殿,其元嬰期高手有六人,穩坐火焚國第一派的寶座。當年爭奪進入域外戰場的資格,戰神殿力壓群雄,獲得唯一的資格令牌。
這次帶頭領隊的,沒有元嬰期高手,而是達到了結丹初期的長老霍鴻飛。或許是常年修煉神道的原因,霍鴻飛雖然已經二百余歲,但看起來卻并不顯老,他相貌堂堂,儀表不凡,反而更像是四旬左右的中年人。
神道,是戰神殿的頂級修煉秘術,只有到了筑基期才可修煉,據說可增加結丹幾率,但具體到底如何,外人就不得知了。
不過戰神殿歷來結丹期、元嬰期高手都是火焚國之首。想必那神道,自有神奇之處。
這神道法訣。既然有如此功效,自然會受人窺視,不過戰神殿實力太過強大。其他門派即便窺視,也沒那個本事獲取。
不過有道是匪記三年,賊貪十載。戰神殿最終還是妥協,每二十年舉辦一次觀賞大會。但凡筑基期修士,無論有無門派,均可前來參閱,能否悟道,全憑個人機緣。只不過參閱者需要交付一定地靈石罷了。
如此一來。戰神殿自然高枕無憂。而且還多了一大筆收入。倒也沒多少郁郁之念。
而且這神道法訣。實際上只有不到一百個字。字字均都是苦澀難懂。極少有人可以悟透。
霍鴻飛修煉地神道之術。實際上是在一千多年前門內一位天資聰穎者。耗費半生。從神道內總結出地一套功法。這功法不但威力極大。且修煉若久。可有駐顏之效。所以甚是受戰神殿弟子喜愛。
在霍鴻飛身邊。站著數人。其中最顯眼地。當屬一少婦。少婦身材婀娜。美目如鳳。一張精致絕倫地瓜子臉仿佛妙曼仙子一般。此時她檀口微張。正與身邊一高大英俊地男子輕聲細語。眉目間帶著一絲柔情。
這時。傳送陣驀然間亮起。眾人目光立刻聚集而去。光芒越來越亮。三個身影。慢慢在其內出現。隨后漸漸清晰起來。
霍鴻飛眉頭一皺。暗嘆一聲。他前些日子得知域外戰場不穩定。隨時會崩潰。心底已經最好準備。這次去地弟子。恐怕能活著回來地不多。可眼下實際看到只有三人后。盡管有所準備。但他仍然有些惆悵。
不過當他看清三人中周紫虹地身影時,神情略緩,這周紫虹是他的弟子,性子好強,當年向他提出想要進入域外戰場時,霍鴻飛曾嚴厲拒絕,可最終這孩子還是堅持過去。
霍鴻飛無奈,送她一些珍貴地法寶后,勉強同意,此時看到她安然回來,內心松了口氣。
周紫虹三人在傳送陣內現身后,望著眼前熟悉的景象,頗有種再世為人的感覺,但緊接著,三人相互看了看后,心底均都又沉重起來。
王林的生死,是他們現在最為關心之事,要知道他三人已經把靈魂精血交給了王林,一旦王林死亡,魂魄精血牽引下,他三人也難逃一死。
見過長老霍鴻飛之后,霍鴻飛掃了三人一眼,說道:“不錯,各自修為都有大幅度提高,紫虹和楊雄都達到了筑基后期,林濤差些,但也突破在望,很好。經歷了域外戰場這番磨練,日后你三人的修為,定會大有進步。唉,唯一可惜的,就是回來的太少了……”
周紫虹嘆了口氣,輕聲道:“師父,這次域外戰場突然崩潰,出現了眾多神秘物種,一旦被它們撲上,立刻魂飛魄散,整個域外戰場所有修士,可謂是十不留一,這事情發生太過突然,原本這次收獲頗為豐富,可現在……”說到這里,她神態黯然。
霍鴻飛一擺手,看著三人,眉頭忽然皺起,說道:“此事稍后再說,你三人回答我,為何相貌并未改變?”
要知道域外空間的五十年,相貌不會衰老,但是在離開之后,會一瞬間完成五十年的過度,即便周紫虹三人修煉的功法帶有駐顏效果,也不可能如現在這般同進入時一樣。
楊雄身為師兄,更是殿主地得意弟子,聽聞霍鴻飛之話,立刻說道:“長老所有不知,馬良師弟之前曾得到一瓶丹藥,服下一粒可保容顏百年,我們三人,每人服下兩粒。”
四周戰神殿弟子一聽到這話,立刻露出羨慕之色,尤其是那少婦,在周紫虹出現后,雙眼就一直放在對方臉上,心底早就疑惑,此時一聽楊雄地話,立刻問道:“周師姐,那丹藥還有么?”
周紫虹冷淡的看了她一眼,說道:“這件事,你要去問馬良師弟。”
少婦心底惱怒,但面上卻輕輕一笑,不再說話,內心卻在暗道馬良那個膽小如鼠地家伙早就死了,自己上哪問他去,分明就是不愿意告訴自己。
少婦身邊的男子,低聲在她耳邊說了幾句,少婦立刻眼中帶媚地呸了一聲,俏臉微紅。
霍鴻飛皺著眉頭看了二人一眼,權當無視,對這周紫虹三人沉聲道:“好了,人已接到,咱們這就回殿,這次鸞鳳始祖出關,特意吩咐你們過去匯報域外戰場之事。”說完,他大有深意的掃了三人一眼。
林濤猶豫了一下,低聲說道:“長老,馬良師弟還在后面,當時情況危急,他讓我們三人先回,自己隨后便到。”
霍鴻飛眉頭一挑,聲音帶著一絲詫異,說道:“馬良?他也是幸存者?”
此話一出,一干戰神殿的弟子,均都表情古怪,尤其是那貌美少婦,更是面色一變,失聲道:“馬良他沒死?”
周紫虹神態古怪,看了少婦一眼,說道:“師妹放心,馬良師弟在域外空間多年,性情已然不是之前,此時的他,絕對不如繼續糾纏師妹的。”
少婦眉頭緊皺,搖頭道:“你們不懂,唉,這馬良怎么會還活著呢……”
霍鴻飛眼睛一瞪,喝道:“胡鬧!徐思,難道你還盼望馬良死了不成,你師父就是這么教你的么!”
少婦徐思連忙低頭,沉默不語。她身邊的青年冷笑道:“怕什么,若他再敢糾纏你,有我呢。”
楊雄嘆了口氣,沉聲道:“小師妹,馬良師弟,絕對不會糾纏你的,這點你大可放心。”說完,他心里暗道,那前輩性格冷淡,怎么會看上你呢。
就在這時,忽然傳送陣一陣閃耀,眾人立刻望去,只見一個瘦弱的身影,慢慢從傳送陣內走出。
一股冰冷的氣息,不知為何,在所有看到這身影的修士心里升起,這種冰冷,并非是從身體傳來,而是來自靈魂,來自神識。
仿佛眼前的此人,就是一塊可以冰凍魂魄的萬年玄霜一般,讓人望而生畏。
極境霸道的神識,戰神殿的一干弟子,作為第一批見識之人,紛紛不由自主的倒吸了口冷氣。即便是霍鴻飛,也不由得雙眼瞳孔猛地一收縮,內心震驚。
少婦徐思,身體打了個冷顫,臉上露出一絲迷惑之色,眼前這人相貌的確是馬良,但是氣質卻和以前有著天壤之別。
王林走出后,目光一掃,望向霍鴻飛,立刻察覺到對方的修為,抱?br />

Readme:第二書包網www.tfixal.live)為大型中文TXT小說電子書在線分享平臺,無需注冊即可下載,為網友免費提供各類電子書籍在線閱讀和TXTh小說下載!
本站僅收錄TXT格式的電子書,確保了絕對的無病毒,本站的所有電子書讀者都可以放心下載閱讀。本站拒絕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電子書,請讀者不要上傳此類書籍,一經發現將立即刪除。版權聲明: 本站所有電子書均由網友自行上傳共享,與本站立場無關,如無意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系管理員E-mail:[email protected]




{elapsed_time}
湖北11选五基本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