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書包網 | 返回本書目錄 | 加入書簽 | 我的書架 | 我的書簽 | TXT全本下載

仙逆-第161部分

!”低沉的聲音,從那金甲男子口中傳出。
“戰敗者,有權利要求幫助者出站,同樣,戰勝者也可退避,換其幫助者出站,兩次均勝,則勝出,若一勝一負,則二人全部取消資格!另,最終勝者,在這一輪,不可挑戰他人!”
金甲男子,緩緩說道。
他的聲音不大,可卻清晰的傳入到所有人耳中,聽到這個規則,王林目光一凝。
這個規則看似尋常,但其內卻是蘊含了腥風血雨!這腥風血雨,來自于最后那若一勝一負,全部取消資格上!
如此一來,此次妖將之戰,都會盡全力取勝,一旦第一場就輸子,那么輸的人,就表示已經失專了資格,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全力的報復,讓戰勝者下一場同樣輸掉,彼此全部失去資格!
“這不是比試,而是一場廝殺!”王林沉就。
“妖將之戰中,可以出現死亡,但死的人不能是妖將,只能是各自的幫助者,一旦有妖將死亡,那么殺死妖將之人,斬!”金甲男子,再次說道。
王林眉頭一皺,冷冷的看了那金甲男子一眼。
“妖將之間的比試,修士之間的廝殺,以此換取職位,在這妖靈之地,想要獲得職位,必須要從血雨中走出之人,才可!”王林收回目光,沉就不語。
“競戰之人,由我點名!”金甲男子右手所以的一指,其所指之人,是一個消瘦之人。
“妖將慕云,出列!”
被金甲男子所點之人,走了出來,幾步之下便來到了廣場正中,此人身穿鎧甲,面容消瘦,雙目更是深深的四下,臉色略有蠟黃。
他站在那里,一動不動,好似古松一般。
“暮云!此人在妖將之中,可以名列前三十,傳聞他修煉九死九生之氣,三百年前他已經修煉到了五死五生的境界!”
“首戰之人,便是如此強者,這一次妖將大戰,有趣!”
“不知道誰會向他挑戰,要知道首戰獲勝,定會引起帝君重視,雖說帝君今日沒來,但戰報卻是一定會程給帝君查看!”
“十息時間,若無人挑戰,由我點名!”金甲男子平淡的說道,隨后閉土雙眼,不再言談。
廣場土,那消瘦的妖將,靜靜的站在那里,時間慢慢過去,在第五息時,妖將之中走出一人!
在石蕭走出的一瞬間,妖將暮云雙目猛地爆出一團精芒。
此人一出,頓時四周廣場出現了一聲聲驚呼。
“石蕭!!”
“妖將石蕭,此人修為可達三甲,他出戰,豈不是有些欺負人?”
“我本以為石蕭的對手,應該是莫厲海才時,三百年前莫厲海在石蕭臉土留下了第一道疤痕,此疤痕,是石蕭此生最大的侮辱!”
石蕭相貌,只能以妖異來形容,他走向廣場,停在了暮云身前三十丈外,平淡的說道,“幕云,你不是我的敵手,下去吧!”妖將暮云咧嘴一笑,其笑容在配合他的相貌,給人一種好似死尸微笑一般,頗有一股陰森之氣散出。
“石蕭!”暮云右手虛空一抓,一道道綠氣從其五指之間濃濃的散出,更有陣陣呲呲之聲回蕩,其右手五指綠氣,好似五條靈蛇般,在其手指上飄搖而動二“五道生死妖氣,看來你的修為,已經突破了九死九生訣的第七層!”石蕭看了暮云一眼,搖頭道,“但,還是不夠!”
暮云冷笑,右手向前一抓,其手指之上的五道綠氣,頓時扭曲間,瘋狂的延伸,直奔石蕭而去。
五道綠氣延伸中,帶起一連串破空之聲,與此同時,陣陣腥風之氣,更是瞬間彌漫四周。
四周的妖將,立刻有多人目光一凝,盯著那五道綠氣,眼露驚異之色。
石蕭搖頭,身子未動,右手瞬間向前一揮,食者輕點,中指再點,無名指又點出,隨后右手成掌,向前一按!
一道菱形的光圖,頃刻間在石蕭掌前幻化而出,一閃之下,迅速與幕云的五道綠氣碰在一起。
轟隆隆巨響回蕩,地面上出現了一刻圈風沙游走,五道綠氣進入那光圖內,立刻被其絞碎,化作綠芒消散四周。
與此同時那光團更是閃爍而出,以快到不可思議的速度,直接印在了幕云前方,在其身前轟然間崩潰。
崩潰引動的氣浪,硬生生的讓暮云面色立刻蒼白,身子蹬蹬蹬退后數丈,這才穩住,他眼露驚容。
“我說了,你,還不夠!你的幫助者,可以出場了!”石蕭收回右手,平淡的說道。
他聲音一落,立刻大地傳來陣陣顫動,從四周妖將之中,走出一人,此人身子碩大,一身橫肉重達數百個他**著上身,每一步,都使得地面一晃。
三步之下,便來到了石蕭前方,獰笑道,“小娃娃,你家巨靈門天魁工人,便是暮云妖將的幫助者!”
王林看了一眼那胖人,巨靈門,是天運星工一個大門派,此門派的神通,說起來與巨魔族有些相似,都是力降眾法!
那巨漢低吼著,向前踏出,在他身體外,陣陣仙力順著汗毛沖出,形成陣陣仙霧,這一刻的他,仙力環繞,全身藏于霧中,以極快的速度,向著石蕭撞去!
大地輕顫,好似萬馬奔騰一般,那仙霧中的身影,呼嘯而來,陣陣咒語的低吟,從霧中傳出,方圓百丈內的空間,立刻被一股奇異之力籠罩,居然形成了一道禁錮!
四周妖將之中,同樣有一身子肥胖之人,此人身穿清衫,背后背著一把大劍,他此刻目光一凝,喃喃道,“此人現在的樣子,到是與我劍魂有些相似”“”
石蕭冷哼一聲,身子依然未動,好似扎根了一般,他伸出右手,迅速點在虛空,五指連點,最終成錐形,向前刺出。
在其手指點在虛空的同時,一絲絲妖力從其體內散出,化作黑色的細絲順著手指飛出,融于成錐的五指之中。
在巨漢咆哮而來的瞬間,石蕭右手點在了前方,他的手指成錐勢如破竹,直接破開了巨漢身前的仙霧,好似怒龍出海一般,直接按在了仙霧內巨漢的眉心!
石蕭的速度,太快!
巨漢咆哮一聲,巨大的沖擊在這一刻,全部消散在那一錐之下,他面色微變,身子極為輕盈的立即退后。
砰砰砰,隨著此人的退后,地面陣陣碎裂,巨漢連退三步,跨過數丈,隨著他的退后,一片片血霧止不住的從他身體內噴出,在退至最后一步時,此人身子一顫,頓時崩潰,化作血肉,散落在這廣場之土。
五道黑色的細線,從其血肉之巾飛出,融入石蕭體內。
“妖將之戰不訣生死,你們這些外來者,便是陪葬!”石蕭收手,看都不看那地面血肉,目露寒芒,看向妖將之中的莫厲海。
“莫厲海,你可敢與我一戰!”此言一出,四周坐席觀望著,立刻掀起陣陣議論,許是血腥的刺激,使得眾人均都精神一振。
莫厲海看了石蕭一眼,平淡的說道,“我敗于墨非,此次妖將之戰,不會參加!”
石蕭眼中殺機一閃,盯著莫厲海看了許久,目光移開,落在了其身邊的王林之上,陰森的說道,“你,下來和我玩玩!”
不殺人之戰,王某,沒興超!”王林不看石蕭,平淡的說道。
石蕭冷哼,就在這時,那金甲男子,冷冷的看了王林一眼,沉聲道,“妖將石蕭,退下,此戰你贏!!按規則,你此輪不可挑戰他人!”
石蕭望著王林,向其走去,直接從王林身邊走過,在交錯的瞬旬,他輕聲道,“莫厲海不敢出戰,我便殺你泄當年之憤!”王林看都不看此人一眼,神色如常。
金甲男子右手一指王林,說道,“你,出列!”
王林神色從容,走了出來,站在廣場之上。
“十息內,若無挑戰者,由我點名!”金甲男子說完,閉上雙目。
第583、584章 滛笑的許立國
清風拂來,為這萬丈廣場上帶去陣陣風漩,揮掃而過,吹動無數衣衫,發出啪啪之聲。
王林一身白衣,隨風向身后吹去,他一頭長發更是飄逸。
站在廣場之中,王林抬頭看向天空,神色從容,仿佛眼前的一切,只是那過眼云煙一般,他,只是一個過客。
廣場四周高架之上,在王林出現的一刻,議論之聲輕微的傳來。
“莫厲海不出戰,此人雖是幫助者,怕是很難為莫厲海取得最終的勝利。”
“此人口出狂妄,但卻不敢去接妖將石蕭的挑戰,實在可笑!”
,身為外來者,在我妖靈之地內莫要猖狂,否則的話,只能是必死無疑,此人看來還沒有明白自己的身份!”
議論之聲中,北側高職上的玄昏帥,輕,多一聲,他身邊坐著——人,此人中年,身穿一套藍色鎧甲,相貌尋常,沒有什么出奇之處,但卻有一股威嚴。
此人聽到身邊玄副帥的輕哼,轉過頭,笑道:玄副帥,你認識此人?”
玄副帥面色陰沉,搖頭道:“不認識。”他聲音一頓,又繼續道:“不過此人必定可以最終名列三甲,甚至第一,也并非難事!”
那中年男子一怔,回頭仔細看了一眼廣場之上的王林,說道:“此人在修士中的夠為,只不過是嬰變后期圓滿,想要名列第一,怕是不那么容易!”
玄雷帥冷哼,說道:“黃副帥,你我二人打個賭如何,此人若沒有名列第一,我那副天兆旗,送你!若此人名列第一,你把你的玄玄丹給我!”
中年男子輕笑,說道:“好,我倒要看看,此人到底有什么出奇之處,能讓玄副帥如此肯定!”
玄副帥內心冷笑,暗道:“此人若是也把你打的重傷,你也會這么肯定!”
就在這時,妖將之人迅速走出一人,此人身穿一套土色鎧甲,行走之間腳步未動但卻一晃之下出現在王林百丈外。
“承蒙列為同僚照顧,沒人和我來搶這個,挑戰者的身份!”此人長笑之聲回蕩四周,他神情頗為得意,笑聲中更是透出強大的自信。
,妖將熬迪!我一猜,此戰他就會出場!”
“此人修為在妖將之中屬于中等,但為人卻是極好占便宜,雖說讓人不恥,但他今日尋找的機會,卻是絕佳!”
“只要戰勝了這個修士,便等于戰勝了莫厲海,再加上莫厲海不能出戰,這一次,只需一戰獲勝,便可在這一輪勝出,難怪這熬迪會說承蒙同僚照顧!”
妖將熬迪向四周一抱拳,隨后看向王林,笑道:“你現在認輸,還可保命,否則的話,一旦我出手,你即便能與我平手,但別忘記,我還有幫助者!”
此言一出,四周妖將,很多人都露出看熱鬧的神態,但這此妖將中,只有數人,神色與旁人不同,其中,便有墨非。
墨非安靜的站在一旁,冷冷的看了王林一眼,神色一片平淡。
王林看向半空的目光收回,望了熬迪一眼,微微搖頭,說道:“你,不是我的對手!”
熬迪一怔,隨即狂笑起來,身子向前一踏,笑道“狂妄之人,我且看看,你是否有狂妄的資格!”
他說著,身子踏步間,整個人立即消失在了原地,憑空無影。
在其身子消失的一剎那,王林神色沒有半點變化,更沒有任何詫異,他抬腳右腳,向前一踏!
大地轟鳴!
陣陣波動以王林腳心,瘋狂的向四周橫掃而去,一道道仙氣,化作一把把利劍,幕然間從波動的大地內沖出。
這一刻,好似王林所在的大地處于地獄巖漿之上,他一踏之下,這大地碎裂,無數巖漿從縫隙內冒出,散發的紅芒,便是那一把把利劍,沖天而起。
在他身前五丈外,熬迪被生生從地底逼出,他身在半空,滿眼的不可思議,他這一招土遁以妖力催動配合本命妖獸,即便對方施展這招崩塌地面,但想要把他逼出,卻是不易,甚至于他可以在對方施展崩塌地面的瞬司,改變策略,曲線進攻。
而且最重要的是這天妖門下的萬丈廣場,處處禁制,想要在這里使得地面崩潰,其難度比之外界要高出十倍以上!即便是他,在土遁中也是小心翼翼,之前觀石蕭之戰時,更是一直研究最佳路線。
但此刻,他卻是沒時間思考那么多,身在半空時,王林的目光如同一把利劍穿透陣陣風沙刺來,落在熬迪的眼中,他頓時頭皮發麻,內心升起強烈的不妙!
他毫不猶豫身子速退,同時右手迅速拍向額頭,但就在這時,王林向前一踏,一步之下,便是數丈,來到了熬迪身旁,王林的古手,在一陣灰芒印記閃爍中,一把抓住此人拍向額頭的右手。
熬迪面色大變,對方的手掌,好似炙熱的鐵鉗,他一掙之下,居然沒有掙開!低吼中,熬迪咬破舌尖,迎面向王林噴出一口血箭!
這血箭剛一出現,便立刻散發出陣陣妖氣,化成一只虛幻的龍龜!一聲龍嘯中,吞向王林。
王林神色始終平淡,那血箭尚未臨近王林面部,便在虛空碰到了一層層無形的生之烙印,層層消融之下,在第八百多道生之烙印下,消失無影。與此同時王林抓著熬迪的右手,向一旁甩去,他的仙力瞬間流入對方體內,勢如破竹般瘋狂的寸寸摧毀一切經脈。
“住手!!”就在這時,負責妖將之戰的金甲男子,驀然睜開雙眼,眼中露出陰森的寒芒。
王林目光一閃,不但沒停,反而又傳出一道仙力,再次椎毀那本就成為殘骸的經脈,隨后松手,熬迪身子立刻順著慣性被甩出。
他身在半空時,其身體內傳來砰砰之聲,大片的血霧從其體內散出,痛,劇痛!!是他此刻唯一的感覺!他體內壓力瘋狂的抵抗仙力入侵,在這一過程中,劇烈的沖擊與震動,使得他好似身在地獄一般!玄副帥倒口涼氣,這一幕,讓他想到了與王林一戰的情形,他看到熬迪,就好似看到了當初的自己。
“大膽!!”金甲男子右手虛空一探,陣陣金芒從天空之中的太陽中瘋狂的凝聚在其手中,轉眼間便化作一把金色長槍,這一槍,好似他把陽光抓在了手中!被其一拋之下,直奔王林而去!
王林不看那沖向自己的金色長槍,身子向前一晃,化作一道殘影,直奔半空中的熬迪而去,再次抓住其右手,猛地一抖!
熬迪只感覺全身頓時好似被怒浪拍擊,一股龐大的力量順著其右手直接沖入體內,化作陣陣悶悶的噼里啪啦的聲響!
他全身骨頭瞬間與血肉分離,骨頭碎裂,其身體上所有位置,傳來比之前經脈沖擊還要強烈數倍的痛!
王林松手,熬迪摔落在地,掀起一片塵土,他日若游絲,但卻尚未死亡。
做完這一切,王林猛地轉身,右手掐訣”道道生之烙印瞬間在其右手凝聚,在這一瞬間,那金色長槍呼嘯而來。
此槍之威,極為驚人,好似開天辟地一般,在其飛出的剎那,王林便感覺被其鎖住,在其臨身的瞬間,王林眼露果斷之色,目中隱有推衍禁制時的光芒閃過,他右手暮然在那長槍上一拍!
這一拍之下,此槍頓時傳出陣陣咬鳴,與此同時王林右手再次一拍,兩次所觸的位置均不一樣,與此司時他身子一閃,那長槍從他身旁嗖的一聲劃過。
王林收回右手,冷眼看向金甲男子,平緩的說道:“大人這是何意?莫非要壞了規則不成!”他神色如常,但內心卻是警懼,那金色長槍的威力,很強!
念甲男子深深的看了王林一眼,右手虛空一捏,那從王林身邊穿過的金色長槍,立刻一顫,化作陣陣陽光,消失了。
這一刻,四周極為安靜,看臺上的所有人,均都目瞪口呆,望著這峰回路轉的一幕!在坐的眾人,顯然無法置信,堂堂妖將,居然被一個外來者打成這樣,雖說沒死,但全身經脈寸斷、全身骨頭寸斷,如此之人,已然成為了一個廢人!
除非是妖帝肯賜予他極為珍貴的天妖丹,可天妖丹,即便是妖帥,想要獲得一粒也需要無數戰功,這熬迪區區妖將,怎么可能會得到此丹!
若是此戰經過極為激烈的戰斗后,熬迪敗落,那么這些人尚還可以接受,但此刻,卻是電光火石間,便出了勝負。
這一下子,便擊碎了他們身為妖靈地之人的驕傲!要知道歷來的妖將之戰中,除了有限的幾次外,很少會出現有妖將被打的如此嚴重的情況。
至于被外來者出手所致,這,尚是第一次!
一道道詫異中帶著殺機的目光,幕然間,凝聚在了王林身上。
兩旁妖將之中,陣陣吸氣之聲傳來,看向王林的目光,立刻不同。
“此人,很強!”妖將之人,一個全身散發陰寒氣息的男子,盯著王林,眼中露出一絲戰意!他,便是修煉殺戮道的妖將于森!
“有趣,沒想到莫厲海居然還有這等后備之招不知若我展開七妖之術,他能接下幾妖呢”妖將之戰,一個黑發男子,他摸了摸手指之上的戒指,嘴角露出一絲微笑。
“好狠!”玄副將捏住座椅的扶手,直勾勾的望著王林,內心掀起巨浪。
南北看臺之上,八個妖帥,此刻均都目光一凝看向王林,其中一人身穿青衫,一身儒雅,他看著王林,眼中露出一絲贊賞。
“出手干凈利落,不拖泥帶水,此子,不錯!”
陳濤站在石蕭身邊,此刻怔怔的望著王林,眼前這個當初的師弟,已經變得與當年截然不司,此刻的他,更加強大,甚至可以說,其強大的程度,已經有此可怕!
廢了熬迪尚是其次,真正讓陳濤目光為之一凝的,是王林拍向那金色長槍的一掌,那金色長槍是什么,陳濤極為清楚,他早年聽天運子曾說過,世間有一種神通、可以抽取太陽之光,凝聚成為力量,并把這力量化作液體,這種神通,天運子贊嘆不已。
那金甲之人雖說修為沒有達到化光為液那另天運子贊嘆的程度,但這一槍,卻是實實在在的太陽之光。
那一槍,陳濤自問自己也可以拍開少許,但若走向王林這樣,連拍兩下,徹底的使其改變方向,卻是很難!這不是修為的問題,也不是仙力的問題,而是一種人算!一種推衍!
,若以他此刻的狀態與我再次爭奪天運七子的時號我即便是勝,也會重傷引關百年,甚至很有可能修為跌落!!”陳濤深吸口氣,看向王林的目光,充滿了復雜。
眾人中,最高興的當屬莫厲海,他嘴角露出掩飾不住的微笑,內心再一次對自己當初的決定感到英明神武!
“我與此人有這一層關系,日后也不會成為敵人,這王林越強,我獲勝的機會便越大!只不過金總管,卻是有些以大欺小了,若是我有一日可以成為正帥,定要讓此人好看!”
一聲冷哼,回蕩廣場之上,這聲音如司一道道霹靂劃過天空,帶起陣陣轟隆隆的奔雷之聲,把絕大部分人的目光,重新凝聚在了冷哼之人身上。
金甲男子,右手一指王林,喝道“你可知曉,殺妖將者,斬!此次妖將熬迪未死,便饒你一次,熬迪的幫助者,出列!”
兩旁人群中,一片安靜,少頃,從其內傳出一個弱弱的聲音:“我棄權!”
金甲男子目光陰森,看向王林,說道:“此輪,你勝,退下!”
王林沒有說話,走向妖將之中,在他走來的一刻,有數個站其前方的妖將,下意識的退后,散開一條道路。
王林走到莫厲海旁邊,莫厲海一臉喜色,輕聲道:“王兄放心,那金總管,只不過是個閹人,妖帝陛下若對你欣賞,這金總管,又算得了什么!”
王林微微一笑,沒有說話。
此時此刻,在這帝都宮殿深處,劍閣所在,其內陣法中一帝劍插在地面上,劍體傳出陣陣嗡鳴,同在帝都,它在王林出手的一瞬間,便立刻感受到了那讓他憤憤的存在。
它憤怒之下,立即從地面飛出,正要不顧一切的沖去把此人如司那被它損壞了無數次的洪牢那樣大卸八故,但剛剛飛起,它便猶豫起來。
畢竟帝君曾言,讓它安靜數日,在妖將之戰過程中不要外出,否則的話,就要被送去龍潭。
想到這里,帝劍發出幾聲不甘心的劍鳴,劍尖憤憤的指向前方天妖門,掙扎了很久,最終帝劍一晃,化作一個雙十年華的少女,這少女通體晶瑩,相貌極為秀美,她落在地上,雙腳亂踢,每踢一下,都有劍芒閃出。
轟隆隆中,整個,劍閣內被毀壞了多處,最終她這口惡氣才有所緩和,這時,她眼珠一轉。
“帝君不讓帝劍外出,我是劍靈,出去應該沒事應該沒事吧,恩,我不出手,只是去看看那個可惡的食物,記住他的氣息,這樣以后找起來也方便,應該不會有事”少女眨了眨眼睛,身子一晃,便從劍閣內飄出,直奔天妖門而去。
在快要來到萬丈廣場之時,少女身子化作虛無,輕飄飄的來到了廣場前方的宮殿之上,她坐在宮殿瓦片土,向下望去。
在她出現在宮殿上的瞬間,廣場之中立刻有八道目光看似隨意的飄來。
少女身子一顫,吐了吐舌頭,這八道目光正是來自南北兩側八個妖帥!~人目光只是一掃便收回,其中有數人,嘴角露出微笑。
王林正在觀看余下的妖將比試,忽然內心一動,他與仙劍內的許立國心神之中有一絲相連,畢竟許立國是他煉化的魔頭,此刻這許立國不老老實實的呆在仙劍里,而是以一種極為激動的語氣,在王林心神中吼道。
“主人!!讓我出來,我老許的春天來了!你快讓我出來!!”
何事!”王林心神道。
“主人,你還記不記得這段日子的那把帝劍,我本來也沒把它當回事,可今日一看,這帝劍的劍靈,卻是這么一個水靈靈、嬌滴滴的小美人……一”
王林身子一震,打斷了許立國的話語,說道:“在這里?”
“在那宮殿上面,主人,你看不到她的,只有我能看到!”許立國很是得意的說道,說完之后他卻是內心一哆嗦,想起了王林煞星的名頭,連忙又道:“這與修為沒關系,我能看到她,是因為跟小黑刀學過一個劍靈技巧,這都是小黑刀教我的,他說像我們這樣的高階劍靈,即便是在儲物袋內,也可以感受到四周司伴的存在,只不過必須要對方離開劍體之后才可以。”
“主人,你要快啊,她就要向你這里看來了!主人放心,別人看不到我的”小黑有一個絕招,可以掩蓋一切劍靈氣息,有他幫助掩蓋,沒事的!”許立國顯然知曉王林內心所想,立刻說道。
王林眉頭一皺,右手在儲物袋上一拍,打開一道縫隙,許立國頓時從其內飛出,他的出現,沒有引起任何人注意,好似一道無形的煙絲般,順著旁邊直奔宮殿上方而去二
“嘿嘿“小美人,你家許爺爺恩,許哥哥來了,,這都多少年了,除了當年那風馬蚤入骨的大美人之外,老子就再也沒開過葷,那大美人讓煞星禍害了,現在這個小關人,老子一定堅決不放手!”
許立國**著,迅速向著宮殿上的劍靈少女撲去。
少女在宮殿上正要尋找那可惡的食物,忽然一怔,呆呆的望著遠處張牙舞爪向她迅速飛來的許立國,愣了一下。
看到小美人的詫異,許立國更是得意,一下子便撲來,少女眼睛一瞪,一腳踢去,一道無形劍氣立刻飛出,直奔許立國。
許立國嘿嘿一笑,說道:“大家都是劍靈,你這么親熱干嘛!”說著,他身子一散,被那劍氣穿透,只不過瞬旬,他便恢復了原樣,好似惡狼一般再次撲來。
少女惡狠狠的瞪了許立國一眼,無暇去再找食物,立刻飛走,許立國**著連忙追上,這兩十劍靈,迅速消失在了宮殿上。
“小美人,你就從了哥哥吧,哥哥保證你以后吃香的喝辣的,從此逍遙自在啊,而且你別看我其貌不揚,老子也有小弟的,他叫小黑“……”
回應的他,是一道劍氣!
“嗬喲,小美人,你脾氣不小啊,沒事,你家許哥哥最喜歡蠻橫的,我家主人曾說過,越是蠻橫的小女子,便越是有個小蠻腰~!~,
有一道劍氣,呼嘯而來,這一次,除了劍氣外,還有一聲憤怒的嬌喝:“你主人也不是什么好東西,滾!”
“呀,你敢罵主人,小黑,你聽見了么,不是我為了私情讓你出手,而是我為了糾正她對于主人的印象,不得已才讓你出手的,給我抓住她,老子要好好的和她談一談!”
回應他的,是一道連著NP道的劍氣,這些劍氣呼嘯間傳來許立國陣陣**。
同是劍靈,原本許立國不是少女的對手,但他有小黑幫助,如此一來,倒也處于平衡,誰也奈何不了誰。
另列,許立國現在亢奮的狀態,倒也為他增加不少氣勢,使得他超長的發揮了不少。
“老子當年沒被那煞星禍害成為魔頭時,也曾經是一霸,滋滋,當年的那種好日子,已經有很久沒有體會了,今天老子終于又找到了當年的感覺,美人,別跑!”
但立刻,許立國的**便驟然而止,遠處傳來他的怒吼:“無恥!!你居然回到劍體內,你等著,我許立國會在來的!!”
劍閣內,蛇形的帝劍憤怒的四處破壞,多次想要沖出斬了那個無恥之徒,但最終還是忍住。
“這個無恥的劍靈,比那個食物還可恨!!”
第585、586、587章 許立國叛變計劃失敗!
一天的時間很快過去,圭林點后,又陸續講行了六場比峨猛勝出,
人,其中有兩場由于妖將沒有幫助者,于是便一戰定輸贏。許立國世很早便回到了王林的儲物袋內。
劍靈少女,不知是不是怕了許立國的馬蚤擾,回到劍體內后,便再世沒有出來。
第一天的妖將之戰,結束,隨著夜幕的降臨,眾妖將從天妖門走出,各自回到居所。
這第一輪,需要七至十日才可結束,好在獲勝者可以不用再來,如此,王林便有了短暫的休息。
這場妖將之司的比試,修士之間的廝殺,王林也著實不愿意每日去看,索性不去考慮此事,每日依舊在那河道旁聞琴飲酒,頗為灑脫。
與王林相比,莫厲海在心境上就要差上一些,他每天都要去帝都看戰,并且把一些認為對王林有威脅者的比賽,以神通之術印下,夜晚回來后,送給王林。
他全部的希望,此倒已經都壓在了王秣身上。
這數日,王林的身心融入在那琴音之中,以此觸摸自己的道。他聽此琴音已經有了一些時日,可至始至終,他都是以一種過客的心態,品著琴音內的五味。
至于許立國,自從看到那劍靈少女后,便整日對王林說個沒完沒了,其大意不外乎便是讓王林放他出去,好讓他與小美人相見。
這一日,畫船未至,王林刻躺在河道上,手里拿著酒壺,望著天空的白云,那朵朵白云,在他眼中好似有了變化一般。
,世人紫把云比喻為虛無縹緲之物,這云如那琴音一樣,并非虛亢,而是人心縹緲”、若心不縹,則云定,若心無痕,則琴消,王林喝著酒,眼中露出。片迷茫。
,問鼎,問鼎,如何分能把意境達到問鼎的要求元…嬰以感悟意境化神,化神以意境實質嬰變,嬰變方可意境融體,但,達到問鼎,卻還是不夠。我現在早就已經意境入體,就連道心也已經在婉兒沉睡的一刻圓滿。
可,還是差一步!這一步,到底是什么每個人感悟的意境不同,從而分出不同的道,無法去問詢他人之道,即便是知曉了,不但沒有好處,反而會有了羈絆,道之一途,只有獨自修行,獨自感悟!”
王林眼中迷茫之色更濃,就在這時,他心神之中忽然傳來許立國好似抓心撓肝般歇斯底里的聲音。
,主人,你讓我出來吧,那小美人這么久看不到我,一定極為想念,主人啊,你就忍心拆散我和她這么一段天賜姻緣啊,主人,放我出去!”
王林眉頭一皺,這許立國整天沒完沒了地跌不休,嚷嚷個不斷,前幾日被他關閉了與之的聯系,清凈了數日后,沒想到他居然沖開了封鎖,再次叫喊起來。
,王林,你當年把我和大美人拆散,現在又要強行拆散我和小美人,你到底安的什么心,你一定是嫉妒!沒錯,你是嫉妒我許立國有這些艷遇!”許立國的聲音,憤怒中帶著得意。
王林眼中寒芒。閃,這許立國雖說忠心,但前提是王林要比他強大很多倍,而且即便他換了新主人,其主人也要弱于王林,或者說不能強大太多,否則的話,這許立國的忠心,便會立刻消失。
當年的巨魔族老祖便是例子,若是換了個人,比如說天運子,凌天候、血祖之流,這許立國恐怕會在被抓住的第一時間立就阿諛的把王林連頭帶腳全部賣掉。
除了這個缺點外,此魔還有一個毛病,一旦遇到女性,便立就好似變了個人似得,本以為這么多年已經磨練的差不多了,可現,還是那樣。
不過這許立國天生膽小,若無足夠的本錢,斷然不會如此與自己說話,看來從朱雀星離開的這段的日子,許立國隱瞞了不少的事情。
王林眼中的寒芒,更濃。
許立國根本就沒有察覺王林的心境,仍然在那里喋喋不休。
,王林,當年那大美人被你抓走后,我還以為你有什么大用,結果呢,口多哼,我那可憐的大美人,成為了你與柳眉那小賤人J情的道具,你”“”
,說夠了么!”王林平淡的說道。
,夠了?沒夠,你把我放出來,讓我去找小關人,那才夠了!”許立國聲音有些弱,他隱約感覺好似自己某句話,刺激到了這煞星,但一想自己這段日子學到的神通,便立剎底氣足了起來。
他正要繼續說話,只見王林右手一拍儲物袋,仙劍立倒飛出,許立國歡呼一聲,瞬間便從仙劍內幻化而出。
濃濃的黑氣,形成黑霧,化作許立國的樣子。他**幾聲,正要直奔帝都而去,此剎,王林眼中寒芒大濃,他右手虛空一抓,仙劍頓時在手。
在其上一抹,此劍立刻傳來陣陣輕顫,許立國一怔,立刻尖聲道“王林,你要干什么!”王林冷冷的看了許立國一眼,這一眼,好似一壺冰水淋在了許立國頭頂,他瞬間便從那色膽中清醒。
王林的目光,幾乎立剎便讓許立國想到了當年自己被對方煉成魔頭的一幕,尤其是這數百年來的一幕幕,他腦中一閃而過。
“這是煞星啊,他什么事干不出來,當年殺藤家全族,朱雀星殺人無數,我我…”許立國一哆嗦。
,主主人…””許立國連忙臉上露出討好之色。
王林冷冷的望著許立國,他越是如此,許立國便越是害怕,往昔王林的一幕幕殺戮,不由得浮現在他心底。
,我賜你魔頭之身,讓你進階成為劍靈,更是送你仙劍護體。”王林的聲音平淡,可落在許立國耳中,卻是暗自叫苦。
,現在,我要收回!”王林左手在仙劍上一抹,頓時許立國慘口亨,整個身子立刨輕顫,瞬間,便被王林切斷了其與飛劍之間的聯系。
許立國身子頓時化作黑霧,他在王林切斷其與仙劍聯系的瞬間,感受到了一股消失了上百年的殺氣!
,他奶奶的,這真是殺氣啊!!這煞星真要殺我!!”許立國尖叫一聲,立即就要逃走,他自從為王林在巨魔族老祖一戰中立功后,便再、也沒有感受過這種之前伴隨他大半生的殺氣!
,老虎始終是老虎,再怎么變得溫順,也絕不會成為貓!”許立國此就內心苦笑,他想起了這句很久之前老家的詩語。
許立國正要逃,王林眼中寒芒微閃,瞬司,一道道禁制在許立國身體四周成形,許立國尖叫著整個身子一晃之下,立刻化作劍形,濃濃的劍氣呼嘯而出,居然破開了王林的禁制,向遠處疾馳。
王林目光一凝,臉上露出冷笑,這許立國果然隱瞞了很多事情,就,比如這化作劍形,此人在朱雀星上絕對不會!
此剎,他儲物袋內傳來陣陣砰砰之聲,顯然有一物正在其內瘋狂的撞擊,王林右手在儲物袋上一拍,立刻加固哼酉些封印在其上。四做完這些,他冷冷的望著許立國逃遁的方向,沉聲道,“給我回來!”聲音傳遞間,他心神之中在許立國體內留下的禁制,立剎爆發。
遠遠地,傳來許立國的哀嚎,但沒過多久,這哀嚎之聲便遠遠消失,王林眼中寒芒更濃。
,果然不出我所料,這魔頭許立國若非是有把握對抗我當年的禁制,斷然不會如此不聽話!”王林腳步向前一踏,一步之下,便是百丈。
許立國雖說不知以何種方式抵抗了心神的禁制,但卻無法切斷與王林的聯系,通過這一點,王林便可以抓到他!
許立國瘋狂的逃遁,他本就是魂體,此削又成為了劍靈,其速比之以前要快上數倍,此刻內心驚懼中,揮了全部實力,好似幽靈般,不顧一切的逃走。
,煞星,老子為你立下汗馬功勞,居然說殺就殺,老子不就是喜歡個小美人么,不就是有一些小秘密么,不就是以后打算找個機會帶著仙劍與小黑遠走高飛么,呃,”許立國嘆了口氣,他知道煞星為何要殺自己了。
他自從與小黑刀接放以來,兩個魂體整日交流,他學會了不少劍靈的神通,黑刀的幫助下,兩個劍靈幾乎想盡了一切辦法,終于使得王林在他體內的禁制,有了一絲松動。
許立國膽小,所以行事極為小,心,他是在王林與人大戰之時,才讓禁制松動,如此一來,的確沒有使得王林發現。
原本他還極為得意,可現在卻是估錯了王林的疑心與心機,被看出了破綻。
,唉,早知如此”許立國搖頭,迅速逃走。他速度很快,沒過多久便逃出了天妖城,在出城之際,他回頭看了一眼帝都的方向,眼中露出一絲悲壯。
,再見了,心愛的小美人,如果有一天我回來,再去找你!”這廝到現在,還依然是只想著他的小美人,而忘記了小弟黑刀眼中露出悲壯,許立國轉身,剛要繼續,他忽然止步,臉上微變,但瞬司便露出討好之色,阿諛道“主主人,你速度好快,看來最近修為長進很多,果然不愧是我許立國的主人啊,我…”
在許立國的身前十丈外,王林一臉冷漠的出現。
,你好夫的膽子!”王林緩緩的說道。
許立國身子一顫,立刻噗通一聲跪,錘著胸口,哭喪著臉,求饒道,“主人,我錯了,真錯了,再也不敢了。”
他正說到這里,忽然王林儲物袋外的禁制,立即崩潰,一道黑芒從其內一閃而出,居然在沒經王林允許的情況下,自行飛出!
這黑芒一閃,便以難以想象的速度直接沖向王林。
若是王林之前修為尚是嬰變中期時,那么這一道黑芒,在如此距離下,根本就無法閃過,即便是現在修為達到了嬰變后期大圓滿,想要避開,也絕對不易。
但此刻,王林卻是看都不看那黑芒一眼,他這,次,要徹底的收服這把黑色彎刀!
其身體外生之烙印瞬刑彌漫,黑芒臨身,撞在其上,發出一聲好似金屬碰撞的回音,黑色彎刀頓時被生生彈起。
王林右手雙指一夾,但這黑色彎刀卻陣劇烈的刀鳴中,從王林雙指內避過。隨后畫了一個弧形,再次以極快的速度,瘋狂的沖來,這一次它的目標,是王林眉心。
,稍“金屬回音再起,那,
黑色彎刀又被彈出,這一次?br />

Readme:第二書包網www.tfixal.live)為大型中文TXT小說電子書在線分享平臺,無需注冊即可下載,為網友免費提供各類電子書籍在線閱讀和TXTh小說下載!
本站僅收錄TXT格式的電子書,確保了絕對的無病毒,本站的所有電子書讀者都可以放心下載閱讀。本站拒絕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電子書,請讀者不要上傳此類書籍,一經發現將立即刪除。版權聲明: 本站所有電子書均由網友自行上傳共享,與本站立場無關,如無意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系管理員E-mail:[email protected]




{elapsed_time}
湖北11选五基本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