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書包網 | 返回本書目錄 | 加入書簽 | 我的書架 | 我的書簽 | TXT全本下載

億萬大人物-第9部分

,“他女朋友都在這里,絕對是他贏。”
“好吧,我押小易。我覺得他好像有點基因變異,速度越來越快了。”龍澤摟過薛彤的脖子,笑容中有股陰險的味道:“要是你輸了……嗯,你懂的。”
“肯定是你輸啦!”薛彤嬌笑出聲,又朝謝瑾招手:“走,我們去樓頂,不然看不清楚。”
海風拂過面龐,謝瑾再次凌亂了。
不過,打得如此激烈精彩,不看白不看,謝瑾趕緊朝屋內跑:“我去拿望遠鏡。”
就算拿著望遠鏡,也不看不清楚戰勢,有陣子他們跑到了海邊的亂石堆,兩條人影糾纏在一起,速度太快,根本分不清誰是誰,謝瑾只遠遠地看到兩個人好像都是人首蛇身的樣子,長長的尾巴劃出無數殘影。
很快,他們又轉移陣地進入山上,茂密的樹林遮掩了他們的蹤跡,只能通過樹林的異動來判斷兩個人的位置,時而在東,時而在西,時而在南,時而在北……幸好有龍澤在旁邊,他會跟她們說方向,眉梢微挑,一副看好戲的樣子。
半山腰有樹木轟然倒下,龍澤面色一下子冷下來:“兩個臭小子,居然把我們的許愿樹給破壞了。”
口氣森然,謝瑾回頭時,龍澤已經不見了。
那是半山腰上的一棵大樹,樹干不是很高,但枝繁葉茂華蓋如傘,遙望著大海站成永恒的姿勢,也不知道是從哪年開始,一家人開始了這樣的游戲,把各自的心愿或者想要的禮物寫在紙上,裝入瓶中塞上瓶塞,再掛在樹上。
過不了多久,那些心愿就能實現,因為有人會去翻看里面寫了什么,禮物會被買回來,想做的事也有人陪著去做……后來一家人都愛上了這樣的方式,過新年或者過生日之前,大家會一起寫愿望,興高采烈地掛上去,再趁無人之際,偷偷別人寫了什么,盡力去滿足對方。
當然,也不是所有的愿望都能實現,譬如龍誠有一年希望在島上養一只花豹,結果那個寫著愿望的瓶子不翼而飛--他敢打包票是被他爸扔進了大海。
十多年下來,那棵大樹上掛滿了玲瓏剔透的玻璃小瓶,高低錯落,瓶上的彩色絲帶在微風中飄揚,這不僅僅是浪漫與溫情,更是一個家庭十多年的成長記錄。
可就在剛才,兩只小怪獸造成某株樹咔嚓斷裂,它不向東倒,也不向西倒,直直砸向許愿樹,巨大的壓力將一截樹杈直接壓斷。
刺啦……樹杈和樹干分離。
哐--樹杈落地,塵土飛揚,玻璃瓶散落得到處都是,要不是選用的鋼化玻璃瓶,估計現在就成一地的碎玻璃渣。
“哥哥,你把我們家的許愿樹給弄壞了……”龍易看著一地狼藉,滿目震驚。
“明明是你弄壞的。”幸好只斷了一截樹杈。
“不是我,是你!”龍易辯駁,又抱著頭哀嚎:“這下完蛋了。”
……
謝瑾不知道到底是什么被破壞了,到傍晚她開始做晚飯,還不見龍誠和龍易的影子,也不知道兩兄弟打架,到底誰贏誰輸。
直到晚飯做好,謝瑾忍不住問薛彤,龍澤在旁道:“不用等他們吃飯了,他們一玩起來就瘋,好像在海里比試什么。明天誠誠回來的時候,會給你帶禮物。”
“哦。”謝瑾不疑有他。
翌日中午龍誠回來的時候,果然給她帶了禮物--一只剛被打死的野兔子,謝瑾有些錯愕,龍誠在旁解釋:“純天然,無公害的野味,有錢也很難吃到的。”
“我以為你會給帶海里的東西。”
“下次吧。”他不是沒力氣去海里折騰了嗎?兔子順手打起來方便。
“你昨天跟龍易到底誰贏了?好像龍易昨天大半夜就回來了。”謝瑾晚上聽到動靜了,等了龍誠好久,有幾次想去敲龍易的房門問問情況,覺得大半夜不合適才忍住,“你怎么現在才回來?”
“因為他失敗了,我是堅持到最后的勝利者。”龍誠胡亂找了個理由,他才不會那么早回來,鼻青臉腫一身狼狽,多損害他在謝瑾心中英俊瀟灑的形象。他朝臥室滑去,“我累了,先去歇會兒。廚房有好吃的嗎?幫我拿點過來。”
作者有話要說:其實,很多機智的親已經猜到問題了。
第31章 兩情悅美人計?
( 謝瑾不太清楚他們到底比試了什么,問起,兩人都吱唔著不說。反正那天回來后,兩兄弟都是精神不濟的樣子,蔫蔫地在屋子里呆了兩天,才又生龍活虎。
島上的天氣很好,金湛湛的陽光落在大地,綠葉映華生輝。這天,謝瑾正在廚房打果汁,一陣巨大轟鳴聲傳來,越來越近,她跑出來就看見一架直升機降落在屋頂。
龍誠從直升機下來,朝她招手:“走,我帶你去玩。”
“你還會開飛機?”短暫的驚訝過后,謝瑾笑得合不攏嘴。
“我是十項全能。”龍誠得意洋洋。
謝瑾第一次坐直升機,龍誠替她把安全帶系好,駕駛著飛機駛向高空。他帶著她俯瞰了整座海島,島上是大片大片的綠色,山頂有兩處別墅于綠樹掩映中露出一角,不遠處的湖泊被陽光映得閃閃發光,彷如一塊翠綠色的寶石。
龍誠指著其中一棟山頂別墅,大聲朝謝瑾道:“今晚我們住那里。”
“為什么?”
“免得動靜太大,被別人聽到。”龍誠大無畏道,“不能打擾我弟弟他們休息,對吧?”
大白天的,這家伙腦子里已經在計劃夜晚活動,謝瑾扭過頭不理他。
晚上到底還是去了山頂,走的時候,龍易對此嗤之以鼻:“說什么帶人去參觀其他房屋,搞得好像別人不知道你們要去干什么似的。”龍誠面不改色地回他一句:“我是成年人,就算干點什么,也是情理之中。”
那別墅是二十多年前建的,沒有半分頹敗,反而顯得經典雋永,里面被打掃得纖塵不染。一進屋龍誠就把她按倒在客廳的沙發上,壓在她身上親吻,謝瑾起初還反抗了一下,可無論在力量,還是無恥程度上,她都不是龍誠的對手,衣服被快速撕裂,他的吻像疾風暴雨過境,粗暴得讓人沒有半分反抗之力。
謝瑾不討厭他的直接,甚至有點喜歡。和自己心儀的人赤誠相對,溫柔纏綿,美好得就像這島上的陽光一樣。
當然,如果不用從一個房間做到另一個房間,就更好了。
事后,龍誠帶她參觀了整棟別墅,墻上掛滿了他和龍易成長的照片,他們小時候長得又帥又萌,在照片上做出各種搞怪的樣子。
謝瑾挨著照片看過,問起:“都是穿著衣服的,你們不拍人首蛇身的照片嗎?”
“不拍。哪怕是想留作自己欣賞留念,也沒拍過。”龍誠加了一句,“爸爸怕出意外。”
“哦。ww”
龍誠在島上很多時候都是人首蛇身的樣子,他喜歡卷著謝瑾,光滑的尾巴在她身上緩緩滑過。在沙灘曬太陽時,長尾會繞在謝瑾周圍,就像一個保護圈,或者說,是在宣布占有欲。
一家人大多數時間都在一起玩鬧,這天,幾個人一起上了游艇,龍誠拎來了潛水設備,要帶她一起潛水。雖然他完全用不著這種東西,操作起來卻十分熟練,幫謝瑾掛上氧氣瓶:“我是用不著,不過媽媽要用,她喜歡跟我們一起下水。從小到大幫她檢查裝備,我當然知道該怎么操作。”
旁邊,龍澤在幫薛彤檢查設備,滿面嚴謹,薛彤安慰謝瑾:“不用怕,誠誠會在你旁邊,你要是覺得不適,就跟他打招呼,他會把你拉起來。”她笑得很燦爛,“這一帶下面有很漂亮的珊瑚,你下去一次就會愛上它們。”
謝瑾起初還有點顧忌,下水后,透過護目鏡看到龍誠的臉,他拉著她的手,短發飄在水波中,他朝她笑了笑,等她適應之后,拉著她往下游去。
海底美得像另一個天堂,海水明凈清澈,能見度很高,陽光穿過水波,被折射成無數閃耀的光點,五彩斑斕的魚兒從身邊游過,不急不緩,有的甚至會落在肩頭,似乎一點都不怕人;海草在水中晃動,五顏六色的珊瑚有的像樹枝,有的像盛開的鮮花,有的像半開的扇面……姿態迥異,千奇百怪。
謝瑾聽不到聲音,但眼前的盛景已經讓她迷醉,她懸浮在水中,身體輕得似乎到達了另一個世界。
說實話,謝瑾活了二十多年,但從來沒有在一個地方玩得如此開心。這座島就像世外桃源,充滿了驚喜與溫情,接下來的日子里,依舊是無拘無束的放松,樹林打鬧,湖邊嬉戲……快樂簡直無邊無際。
但快樂的時光總是顯得特別短暫,一晃半個月過去,龍誠要回y市處理公務,謝瑾才戀戀不舍地離開了海島。
返程那天坐的直升機,航程時間不長,但從飛機上往下望去,茫茫一片,什么也看不到,回到y市時謝瑾有些困倦,龍誠把她安置在空中帆船那間專屬于自己的套房,自己則趕去公司召開會議。
等他回到酒店時,謝瑾還賴在床上,房間的窗簾被重重拉上,只從縫隙中露出少許薄弱光線,龍誠在床頭坐下,寵溺似的捏了捏她的臉:“一只小豬。”他把她從被中撈了出來,“起床吧。快到晚飯時間了,吃過晚飯我們去給你爸爸挑點禮物。”
謝瑾懶洋洋地賴在他懷中,晾了父親這么多天,估計父親已經冷靜下來,又有點擔心:“萬一我爸還反對怎么辦?一吵架心情就不好。”
“我能搞定他。”龍誠捧著她的臉親了一下。
謝瑾也覺得龍誠能搞定,她依舊懶洋洋的,一點都不想起床,直到龍誠的手開始在她身上不安份地亂摸時,她才把他推開,昨晚兩人還纏綿了大半夜,沒想到這家伙還有興致。謝瑾趕緊從跳下床,穿著拖鞋走進洗漱室。
龍誠拉開了臥室窗簾,外面天色暗下來,海面呈現出微藍的顏色,航行在海上的船只輕盈得像一片羽毛。他正欣賞著夜幕時分的大海,“滴”地一聲響起,是床頭謝瑾的手機傳來的聲音。
龍誠瞟了一眼,屏幕上有一個信封的標志,下面配有文字顯示:
收信人:周志天。
發送狀態:已成功發送。
洗漱室傳來嘩啦啦的水聲,龍誠把手機拿過來,解鎖密碼設置得有點復雜,但龍誠有次見謝瑾開過,他便記住了,解鎖之后,他修長的手指在屏幕上滑動,開始查看她的手機。
隨著手機上的東西一頁頁顯示出來,龍誠臉色漸漸冷凜,如冬季寒霜凝結。
謝瑾從洗漱室出來時,就見龍誠面色鐵青,他的脊背繃得僵直,抬起眼冷冷地看著她:“謝瑾,你究竟是想干什么?”
那眼神,疏離得像在看陌生人。
謝瑾茫然。
龍誠握著手機的手指節畢露:“為什么要偷拍這么多照片?”
手機屏幕上顯示著一張照片,沙灘上坐著一個男人,準確的說,是盤曲著一個男人,他的面孔稚嫩而英俊,人首蛇身,長長的尾巴上有淡青色花紋,正是龍易。
不止這一張,手機里有無數張他們在島上的照片,有龍易的,也有他的;既有他們全家人一起玩樂時其樂融融的照片,也有他在床上風光旖旎的照片,只是,那些人首蛇身的形象在畫面中顯得十分詭異。 ...
(
謝瑾難以置信地看著手機上照片,搖頭:“我不知道……”
叮鈴——
手機短信鈴聲響起,是周志天發過來的短信:“照片已全部收到,干得漂亮。謝瑾,回來吧,我愛你。”
龍誠勃然大怒:“你把我的事情都告訴了他!”他的眼神冰冷如刀,幾乎要剜掉謝瑾身上的肉:“故意接近我就為了來抓我的把柄?”
謝瑾看著手機上的短信,一時竟不知如何言語,只慌亂地搖頭。
“美人計,周志天真是好計謀!”龍誠的話語如同從牙縫中擠出,他一把捏住謝瑾的喉頭,“你還真是愛他,為了他什么都肯做。難怪那天晚上你喝醉了居然把電話打到我手機上!這是計劃的一部分嗎?”他捏住她脖子的手緩緩收緊,眼中殺氣四起:“我對你不好嗎?我家人對你不好嗎?你居然處心積慮算計我!”
謝瑾的呼吸越來越困難,眼淚開始流出來:“我沒有……我……不知道怎么回事……”
可她的辯駁在物證面前顯得蒼白無力,龍誠他掐住她脖子的手越來越用力,謝瑾覺得他真的會掐死自己,水光朦朧中,看到他臉上怒氣駭人,一雙眸子寒冷如冰封。
就在謝瑾覺得快斷氣的時候,脖子上的手猛然松開,謝瑾跌在床上,聽到龍誠冷冷的言語:“別以為你們能把我怎么樣!”
他轉身,大步摔門而去,臉色如暴風雨來臨前的天空,烏云壓城城欲摧。
到停車場剛坐到車上,手機鈴聲煩悶地響起,是父親的電話,龍澤在那頭開了視頻,臉色冷峻地傳給他一張網頁截圖,隱忍著怒火質問:“這種東西是怎么回事?你在搞什么?”
點開網址,標題觸目驚心:人首蛇身怪物驚現沙灘——是妖?是怪?或是外星人降臨?
網頁上配了兩張高清近照,其中一張是他躺在躺椅上,白色長尾延伸出去;另一張是他在沙灘上吃燒烤的照片,性感的身線展露無余,腰際之下的長尾自然舒卷,淺金色的花紋能看得一清二楚。
龍誠面色如灰,眸中全是懊喪:“對不起,我不該相信她。”
“我已經把原網站黑掉了,晚上我和小易會一直關注網上動靜。”龍澤不想數落他,“你趕快把事情處理好。”
匪夷所思的人首蛇身,能隨意轉變成普通人的模樣,這是他們最大的秘密,若是暴露在人前,只怕會在全世界引起轟動,他們再也過不了平凡的生活,也許被當做妖怪被驅逐,也許被當做外星人被抓去研究……總之,后果不堪設想。
慶幸的是,發布在網上的照片是兩張側面照,面容并不清楚,文字也未直接點到他的名字。龍誠冷笑一聲,這算是示警嗎?謝瑾可是拍了大量他和龍易的清晰正面照。
顯然,周志天是想跟他談條件。
西面天空最后一抹絳紅被夜色吞噬,汽車疾速駛出,坐在駕駛位置上的龍誠唇角冷冷緊抿,不多會接到部下打來的電話:“謝小姐已經走了,好像臉色很不好。有車在外面接她,司機被認了出來,應該是在大葉集團工作。”
掛了電話,龍誠面無表情地吐了兩個字:“騙子。”
作者有話要說:感覺這章是一半天堂,一半地獄。
看后臺,竟然收到一個火箭炮,有種受寵若驚的感覺,感謝嬌羞亂扭姑娘的厚愛。
第32章 一個人的游戲與計謀
( 車載著謝瑾一路向北行進,鬧市被遠遠拋在后方,公路如蜿蜒的帶子向前延伸。她要去的是周志天的家,位于y市城北的半山腰上,據說是陰陽匯聚的風水寶地。
那是一幢豪華的歐式建筑,宅外有電網圍欄,宅內有無數隱藏的攝像頭,玻璃全是防彈設計,安保方面做到了極致。進入大門后,花園中處處浮動著馥郁花香,燈光映著游泳池微藍色的水,夜風拂過,粼粼波光閃爍。
別墅里面大得如同迷宮,到處都是美輪美奐哥特式的浮雕,盡奢華之能事,但謝瑾對這所房子沒有半點興趣,她在工作人員的帶領下疾步朝里面走,腳步匆匆。
周志天坐在餐廳前的沙發上看報紙,雙腿交疊,一派自然,水晶燈的光芒落在他臉上,臉部線條更顯柔和。還沒看到謝瑾的人,先聽到了她急促的腳步聲,他抬起臉:“來了。”
謝瑾站在屋中,滿臉怒氣地看著他。
周志天起身示意餐廳:“還沒有吃晚飯吧?”他的聲音很柔,如同正在約會的男人詢問女伴:“有沒有想吃的?”
“我不是來吃飯的。”謝瑾瞪著他,掏出手機厲聲質問:“你告訴我這怎么回事?”
龍誠走后,她對著手機一片茫然,里面不僅有照片,還有她給周志天發的郵件,語氣曖昧,可謝瑾真不記得自己何時做過這些事。短暫的呆愣之后,她立即給周志天撥了電話,他回答:“電話里說不清楚,你過來吧,我當面告訴你。”
他派了車來接她,體貼得如同他們還在熱戀。
周志天-朝謝瑾走近幾步,高大的身材在她身上落上陰影,他瞟了手機一眼,目光定格在謝瑾臉上,深色的眸中柔情似水:“沒什么,我只是不想你們在一起。”
“別廢話。”謝瑾逼問他,“為什么會有這些照片?”
“我想,你應該問過鳴叔,手機其實是我送給你的。”周志天直言不諱道,“謝瑾,跟你在一起那么久,我不曾強迫你什么,難道這份心意你會不明白?我自問不比龍誠差,可你莫名其妙地甩了我,跟他在一起,你讓我怎么甘心?”
“我曾勸自己放棄你,但我滿腦子想的都是你。所以我在手機里裝了一個小程序,那手機是前后雙置攝像頭,隨時能監視你的活動,我希望找到破綻破壞你們的關系。”周志天自嘲地笑出聲,“我都不曾想到自己會為了一個女人使用如此卑鄙的手段,可愛上了一個人,能有什么辦法呢?更讓我意外的是,龍誠居然不是人,我好像發現了他最大的秘密。”
“你真可怕!”謝瑾煞白著臉,眸色驚恐仿佛不認識他,“我的手機已經完全受你控制了是嗎?接到的那些亂七八糟的電話,也是你安排的?”
最近電話特別多,尤其是在島上那段時間,有打錯的,問卷調查的,談業務的……尤其是那些談業務的電話,謝瑾本就是個銷售員,雖在休假,但也不可能將客戶的咨詢扔在一旁,她還暗喜業務量增加,回去之后說不定能簽幾個單子,看來是周志天不滿意她把手機扔到一邊,非要讓她把手機拿起來,以調整角度方便他觀察。
謝瑾驚怒:“你拍了他的照片不算,還要用我的名字給你發郵件,寫莫名其妙的東西,害他以為全部都是我干的。你……我真沒想到你是這種人。”
“我承認我卑鄙,但這一切都是為了你。”周志天抓住謝瑾的雙肩,一字一頓逼問道:“為什么你喜歡的是他,不是我!而他,根本就不是人!”
“不關你的事。”謝瑾推開他,她懊惱地住了抓頭發,這是什么狗血事件?她自問長得不是傾國傾城,竟然勞煩周志天費盡心機?謝瑾深吸氣,道:“周志天,我們的事以后再說,現在你把所有的照片還給我。”她抬頭看著他,急切道:“如果你真的愛我,大家可以公平競爭對不對?”
周志天搖頭:“照片我已經發到網上了,他的事情很快就會曝光。”
他朝謝瑾走近,奪過她手中手機,示意上面的照片:“你被他抓了個現行,已經不可能再在一起了,他不會再相信你,你是叛徒,是間諜,是害他身敗名裂的人,謝瑾,現在你只能依靠我,不然,他遲早會殺了你泄憤。”
他聲音依舊和煦如春風:“回到我身邊,我會保護你。”
“無恥!周志天,你真是精于算計,可我已經不喜歡你了……”謝瑾驚得瑟瑟發抖,手機屏幕在周志天手中晃動,上面顯示著龍誠倚著小木屋的照片,眉梢輕揚,眸光柔和似水,長尾從樹屋中自然垂下。
謝瑾還記得那天他帶她去了樹林,里面有兩間建在樹杈上小木屋。他抱著她,長尾沿著樹干蜿蜒而上,一直把她放到屋中,然后給她講他小時候的趣事。風穿過樹林發出沙沙的響聲,葉片在陽光下閃閃發光,而他的聲音,比清風還溫柔。
他帶她去看他小時候和家人一起建的木屋,而她,拍了他的照片,害他從此不得安寧。
謝瑾全身如墜冰窖,周志天說得沒錯,龍誠再也不會相信她這個罪魁禍首,眼淚吧嗒吧嗒掉下來,她又想起什么,去拿自己的手機:“把手機還給我,我要告訴他我手機被人控制了,這一切都不是我做的。”
“沒用的,那個監控程序說不定是你裝上去的。而且,龍誠未必不會知道你現在來了我這里,你說他會怎么想?”周志天搖了搖頭,欲把謝瑾攬入懷中,“已經解釋不清楚。何況,他不是人,你跟一只妖怪在一起有什么好處?謝瑾,忘了他吧,你們不可能有未來……”
“胡說!”謝瑾掙扎開,氣得牙關發顫,她發了瘋一樣地拍打他:“把照片還給我,快還給我……”
旁邊的椅子被掀倒在地,擱置架上花瓶也被弄掉,哐地一聲成了一地碎片,周志天抓住謝瑾的胳膊力圖讓她平復下來,無奈無果,趕緊叫來宅內保安。
一針鎮靜劑下去,謝瑾總算安靜下來。
周志天抱著她,無奈地嘆口氣,揮手叫來保姆:“帶她去休息。”
晚餐到底還是要自己一個人吃。
也不盡然,謝瑾被帶走不久,他的父親踱步出來,周橫山年紀不到六十,頭發稀稀疏疏勉強能蓋住頭頂,發色斑白,一雙眼睛呈鈍角的三角形,雖然渾濁,眼神卻有些陰冷,他垮著一張臉,即便是不說話,他的嘴角仍是下垂,看起來有點兇。
周志天坐在餐桌前,略略抬了抬眼,沒作其他表示。
周橫山拉開椅子在他旁邊坐下,沉沉道:“你讓人發到網上的東西已經被黑掉了,他們順藤摸瓜還黑掉了上傳資料的電腦,據說,瀏覽過網頁的電腦基本上都被侵入過一遍,生怕別人把東西下載下來,關于那篇報告的記錄被刪得干干凈凈。”
“國內目前最大的網絡科技公司就是他父親控股,本身就占有資源優勢。而且你也說過,他們精通這一行。”周志天不緊不慢地用餐,面上一片泰然,“我猜現在有人正目不轉睛地盯著電腦,防止新的東西散播出去。不過 ...
(,我把東西單獨存放在移動硬盤中,只要不聯網,他們無論如何也盜不走。”
“你怎么不把東西發給報社?多發幾家趕緊曝光他們,將妖怪的面目公之于眾,肯定一下子就能引起轟動。政府會立即注意到他們,說不定其他國家也想把這幾個怪物逮回去好好研究。到那時候,什么同誠集團,還不是一個笑話。”周橫山已經迫不及待想看到他們身敗名裂的慘況。
周志天抬起眼:“然后呢?”
“然后他們會被抓住。”周橫山敲著桌子,似乎出了一口惡氣。
周志天發出不大的嘲笑聲:“怪不得你會在監獄呆十年。”
“他們在這世上存在了這么多年,肯定做過最壞的打算,恐怕一時半會兒不容易被抓住。”周志天從容道,“兔子惹急了還咬人,把他們曝光,等于把我們自己逼上了絕路,龍家父子一定會找我們算賬。他們本就身手非凡,又是億萬富翁,這世上,有許多要錢不要命的人,花點錢什么樣的殺手請不到?恐怕等不到他們被抓住,我們自己就先死于非命。”
周橫山思索一番,眼睛里精光閃爍:“還是你想得周到,東西是你弄來的,這事你就看著辦吧。”
他對兒子十分贊賞,嘴角微微翹起:“志天啊,你比我能干多了,腦子活,心思細。而且,我覺得你演技特別好,要是你去演戲,那什么奧斯卡獎肯定是你的。”
周志天置若罔聞,仍不急不緩地用餐,動作優雅閑適。
夜間,幾顆孤星在黑夜中閃爍,樹靜風止,花園籠著一層若有似無的輕霧,除去值夜的保安,一切都已經靜靜睡去。周志天也不例外,他宿在臥房,房門緊閉,只余裝有防盜安全系統的窗戶開了半扇窗。
他睡覺一向警醒,那支槍剛抵上他的腦門,他就驀然醒過來。
床前立著一條人影,周志天腦中警鈴大作:“你是誰?”
對方聲音低沉:“惹了我,還問我是誰?”
說著,他按了床頭按鈕,臥室頂燈瀉下一室光明,在水晶燈橙黃銫的光線中,龍誠面色微青,居高臨下冷冷看著他。
作者有話要說:有沒有人看過出書版的龍澤?附贈的番外。
感謝以下三位朋友投的霸王票。
轉眼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07-13 19:55:50
嬌羞亂扭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4-07-13 23:27:19
晴天扔了一個手榴彈 投擲時間:2014-07-14 10:55:06
第33章 一個人的游戲與計謀
( 周志天大駭,別墅安保系統是斥巨資建成,龍誠竟然神不知鬼不覺進來,他勉力維持鎮定:“你怎么進來的?”
“你都知道我不是人,何必還要問我怎么進來?”龍誠發出短暫的不屑笑聲,“嗖地一下,我可以去任何我想去的地方。ww”
這當然是開玩笑的,他不具有空間瞬移的能力,但他的速度快如鬼魅,遠遠超出人類視覺的極限,他站在一個地方的殘影尚未從視網膜上消失,另一個身影又出現在遠方。要進入一棟安保嚴密的別墅對他來說輕而易舉,監視器,熱成像,紅外線……龍誠對這些東西了如指掌,五米高的圍墻對他而言什么形同虛設,還有那些不斷巡邏的保安,在他們發現他之前,他早已經消失在他們的視線中。
周志天脊背隱隱冒冷汗:“原來你還有這種能力。”
說話時,在被中的手指微動,準備去按床邊的報警器,不妨手上傳來一陣痛楚,龍誠按住了他的小臂:“沒用的。你現在就是我捏在手中的螞蟻,我隨時都能捏死你。”
“可你不會殺我。”周志天肯定道,“殺了我,關于你的東西就會全部流出去。”
龍誠眸色火苗竄動,手上用力。周志天覺得骨頭幾欲碎裂,忍不住痛呼出聲,他猛然想到龍誠不會殺他,膽子更大,大聲高呼:“來人,有人闖入。”
門外保鏢立即警覺,哐哐地猛敲門,龍誠冷聲道:“你想死嗎?”
“你想成為殺人犯?”周志天反問道。
說話間,保安破門而入,一見屋中情景,面色大變,手中槍支全部對準龍誠。
龍誠略略抬了抬眼,不屑道:“就這點人?我根本就不放在心上。”
周志天微微扯了嘴角,朝保安揮了揮手:“你們出去吧,不用報警。龍總只是和我開個玩笑。”
保安不知這是唱哪出,但周志天已經在槍口下,他們不敢貿然行動。
“沒事,龍總是有分寸的人,他斷不會把我怎么樣。出去,我們有事要談。”周志天倒是不慌不忙的模樣,叮囑道:“不要把事情鬧大。”
在他再三確認下,數名保安退出房門,在屋外嚴陣以待。
龍誠收了槍,把周志天從床上拎了起來,沒好氣地把人撞在衣柜上。ww
哐當一聲,衣柜門碎裂一半,周志天并無大礙,他爬起來,面上仍帶著疏疏的笑,如同勝利者睥睨著龍誠:“我原諒你,如果是我,也會惱羞成怒。”
龍誠拳頭緊握,瞬間移動到周志天身前,迅捷的速度如鬼影閃過,他逼視著周志天,目光灼灼:“說條件吧。”
周志天手迎著他的目光:“我要同誠集團百分之五十一的股份。”
百分之五十一的股份,和整個同誠集團有什么差別?董事長的位置非他莫屬,龍誠輕嗤:“胃口真大,我怕你消化不了。”
周志天不置可否。
龍誠側身:“你處心積慮派人接近我,就是為了同誠集團的股份?”
“誰都想要。”周志天大大方方地承認,“說實話,大葉集團近兩年越來越不景氣,我們又是同行,當然想要同誠的股份。”
“所以你就派謝瑾來接近我?”龍誠咬牙切齒的問。
“你的事本就是她告訴我,我才發現了機會。”周志天理了理衣服袖子,不緊不慢道:“女人就是這點好,她們為了愛情什么事情都愿意做。其實我本來不愿意把自己的女人獻出去,是她自告奮勇去做的。”
龍誠眸色倏然收緊。
“說起來這個計策還是她出的。你也知道,她沒錢沒勢,家里只有一個嗜賭成癮的父親,門第相差太大,我爸爸自然不同意我們的事情。若她不做點什么,恐怕很難嫁入周家。”周志天苦笑,“我沒有逼她,但她說她要幫我。拿到同誠集團的股份,就能挽救周家的生意,父親答應成事之后不再為難她,并允諾我們的婚事。其實我知道她很委屈,但我又何嘗不心痛……”
龍誠額上青筋暴起:“夠了,我不想聽這些蠅營狗茍的事情。”
“好吧。”周志天繼續說正題,“我手上不止有你的照片,還有你們在島上的視頻。謝瑾去接近你之前,我讓人在她手機里裝了一個小程序,那款手機幾乎是個移動攝像頭。只是為了選取更好的角度,謝瑾才手動拍攝了一些照片。”
他說得很誠摯,似乎兩個人真的在談生意:“所以,我的條件,希望你能考慮。畢竟,以你的才能再創造下一個同誠集團也不是難事。”
“我把股份轉讓給你,你真能保證把所有的東西都給我?”
“給你也行,全部銷毀也行,你擁有如此特殊的能力,我并不想和你作對。但你得保證不找我麻煩,也不找謝瑾的麻煩。”周志天正視龍誠,“我還有一個不情之請,希望你離開y市,謝瑾畢竟跟你發生了很多事,這對男人來說是一種恥辱。同是男人,你應該能理解我看到你的心情。如果不是迫不得已,沒有哪個男人會讓自己的女人去干這種事情。”
“你的女人?”龍誠冷笑,“她算嗎?”
“她當然是我的。”周志天不自然地提高音量,“你不會認為我們在一起什么都沒做過吧?哦,一個月前,她去做了一個小手術,處-女-膜修復術幾十年前就有,如今的技術已是爐火純青。不過,她好像有點喜歡上你了。從海島飛回來之后,她居然沒有立即來找我,還跟你逗留在一起,直到自己被暴露……”
周志天顯得有些不耐煩:“有句話說得對,女人無所謂忠誠,忠誠是因為受到的誘惑不夠大,我希望你以后再也不要回y市。”
“離不離開y市是我的自由。”龍誠氣息紊亂,幾乎是從牙縫里擠出這句話,眸中怒海翻涌,“我考慮一下你的條件。”
他離開了周家大宅,不然再多逗留一陣,龍誠不能保證自己會不會發狂,然后不顧后果地當場撕碎周志天那個混蛋。
胸膛悶得幾乎要炸開,回望著建在山腰上的三層樓高的周家大宅,龍誠忍不住低低地唾罵了一聲:“狗男女。”
可誰也不曾聽到他怨憤的聲音,暗夜樹影搖曳,遠處的別墅燈火依舊,而謝瑾在那座別墅中,還處在昏睡之中。
謝瑾第二天早上才醒過來,保姆和藹地問她要吃什么,謝瑾惡狠狠地瞪她一眼,順手砸了旁邊的臺燈:“我不會再吃周志天的任何東西。”
她急匆匆地離開周家大宅,別墅大得像迷宮,謝瑾好幾次都走錯路,幸好有幾個正在打掃衛生的人為她指路,她腳步不停地朝著她們所指的方向跑去。
沒有看見別墅大門,倒是看見了周志天,他坐在沙發上拿了份報紙在看,見謝瑾跑出來,忙放下報紙,關切道:“醒了?”他略帶歉意地看著她:“昨晚的事很抱歉,你實在太激動,我不得不讓人那樣做。”
謝瑾一見周志天,怒從心起,三兩步跑過去揪住他的衣襟:“你快把 ...
(東西還給我。”
周志天絲毫不見慌亂,反倒趁勢握住她的手:“不行,我要用它來換更重要的東西。”
謝瑾怒視周志天:“你要換什么?”
周志天坦白:“我已經跟龍誠談過條件了,我要同誠集團百分之五十一的股份。”
“你怎么能這么無恥?”謝瑾臉色煞白,氣得瑟瑟發抖:“你……你……”
“無J不商,既然東西已經到了我手中,我自然要讓它發揮最大的用處。龍誠本就不是人,他有超能力,卻和我們這些普通人類同場競爭,這本身就不公平。自從他來了y市之后,搶了多少人的生意,逼得多少公司破了產?我父輩打下的江山大葉集團也不例外。”周志天理直氣壯道,他抓緊了謝瑾的雙手,狹長眼眸中柔情四溢,“謝瑾,他是異類,你是人,你們在一起是沒有結果的。等他走了,我在y市的生意會做得更大,我們重新來過,好不好?”
周志天情深意切地望著她,謝瑾視而不見,努力掙脫被他握住的手,滿臉厭惡,男女力氣相差大,謝瑾掙扎不開,低頭狠狠一口咬在周志天手腕上。
周志天倒吸一口冷氣,謝瑾趁機掙脫,冷冷地看著他,一字一沉道:“周志天,我跟你再也不可能。我跟龍誠在一起之后,才知道什么叫做喜歡,那種感覺在你身上從來沒有過。我心里只愛他,無論他是人,是妖,是怪。”
“謝瑾,”周志天狹長的眼眸從綿密的睫毛后盯著她,既有惆悵,又有怨憤,“他昨夜來找過我,我向他坦白照片的事是我們合謀做的。你本就被他抓了個人贓并獲,到如今,已是百口莫辯。他已經不愛你,也不會再信你,你若再出現在他面前,下回,恐怕他會真要了你的性命。”
謝瑾唇邊綻放一抹冷凜笑容:“我情愿死在他手上,也不愿意再跟你糾纏。”
她快步朝大門跑去,逃似的離開了周家別墅。
天空低垂著灰白色的霧幕,混混沌沌,雖然溫度不是太低,但空氣潮濕冷涼,沒有酣暢淋漓的大雨,也不見太陽的蹤影,這種天氣,最為苦悶凝重。
愁云郁結不散,一如謝瑾此時的心情。
也如龍誠。
作者有話要說:最近好累,歇一天,明天不更。
感謝嬌羞亂扭又扔了兩個地雷。
第34章 一個人的游戲與計謀
( 龍誠一宿沒睡,忙碌著收集周志天的資料,開著車從街市穿過時,摩天大樓的陰影從半空中壓下,愈發顯得空間逼仄,街市兩側人群吵吵鬧鬧,貪婪,算計,欺騙……龍誠突然覺得這座繁華的賭城面目可憎。
父親打來電話,詢問事態如何,龍誠如實道:“幕后主使是周志天,他要我用同誠集團交換。”
“就算你交出同誠集團,他也會留個備份,以防止你找他麻煩。”龍澤最頭疼這種事情,面色微凜,“都不知道你怎么弄的?當初是你信誓旦旦地說她沒有問題,我們都知道你喜歡她,不曾防備,結果搞出這種事情……”
薛彤扯了扯龍澤衣服:“你不要再說他,誠誠已經很傷心了。”
被自己喜歡的人算計出賣,豈止傷心兩個字可以形容?這簡直是殘忍,整顆心被血淋淋地挖出來,親眼看著它碎成灰燼,不過不是謝瑾多好,哪怕天塌下來龍誠也不會如此傷心,失望,心痛如絞。
薛彤在那頭安慰兒子:“失戀而已,沒什么大不了。有幾個人能一開始就遇到對的人?先把這件事處理好,你這么帥,不愁前路無知己。”
龍誠唇邊溢出一絲苦笑。但現在不是悲春傷月的時節,他正了正神色對父親道:“現在我正拖著周志天,給我幾天時間,事情一定會處理好。”
他心里已經有計劃,同誠集團是他苦心經營,若以這種方式讓出去,要他如何甘心?
臨近中午,龍誠去了趟西街,那里什么都有得賣,他進入兩家店鋪買好東西,面色始終清冷。提著東西放進后備箱,打開車門正準備上車時,肩膀被人拍了一下:“總算讓我逮到你了,你這個重色輕友的家伙,這段時間都不聯系我。”
是王思遠,穿了一套休閑西服,他和龍誠是發小,在打鬧中一起成長,除了龍易這個親弟弟之外,王思遠算是他最好的兄弟。
王思遠摟著他?br />

Readme:第二書包網www.tfixal.live)為大型中文TXT小說電子書在線分享平臺,無需注冊即可下載,為網友免費提供各類電子書籍在線閱讀和TXTh小說下載!
本站僅收錄TXT格式的電子書,確保了絕對的無病毒,本站的所有電子書讀者都可以放心下載閱讀。本站拒絕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電子書,請讀者不要上傳此類書籍,一經發現將立即刪除。版權聲明: 本站所有電子書均由網友自行上傳共享,與本站立場無關,如無意侵犯了您的權益,請聯系管理員E-mail:[email protected]




0.9836
湖北11选五基本走势图